10.9!紫原生日快樂!!!>w<
送你尼桑(喂)
用一晚時間擼文果然有點勉強…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了…
尼桑和小敦的生日相隔二十一天,這同歲的二十一天感覺超萌ww
同是十月生日的俺能和小敦小室同月生日真是太捧了~



Double birthday


※很清水很清水的紫冰
※尼桑廚房殺手非你莫屬
※紫原敦生日快樂!!


沒問題的話請往下點


「敦,生日快樂喔。」
正在埋頭吃著零食的紫原敦面前,突然出現了一個蛋糕。
不知道用了什麼香料,蛋糕的表面是紫色的,散發出香甜氣味的奶油上還用巧克力和水果大大的寫上了略微有點女孩子氣的顏文字,不過紫原除了數目字「10.9」之外其他都看不懂就是了。
「看不懂…小室用英文寫了什麼?」
「就是Happy birthday to Atsuhi喔,今天是敦的生日吧?」
紫原敦咬住美味捧歪頭想了想,對喔…今天好像是自己的生日…來著?啊啦啦記住生日也好麻煩,反正就跟平日沒什麼差別所以也幾乎忘記了。
第一個問題解決了,但隨之而來的是第二個問題,紫原維持著歪頭的姿勢用怎麼也撐不大的眼睛繼續發問「…小室哪裡來的蛋糕?」
「今天家政課的時候請教了一下同班的女孩子們如何做蛋糕,她們知道蛋糕是做給你之後給了我很多建議和指導,還真的是謝謝她們呢。於是就用家政課的時間把它做好了…這次的主題是紫薯料理,所以是和敦一樣顏色的紫薯蛋糕呢。」

說到秋天當然令人聯想起食欲之秋,而秋天的時令食材也非香噴噴的甜紫薯莫屬了。已經不記得自己到底有多久沒吃過紫薯,可是眼前的紫薯蛋糕卻足夠令紫原的口水從嘴角緩緩流下來。不過看見蛋糕上可愛的顏文字,想到小室一定是在熱情的女生堆中完成這個蛋糕的時候就覺得非常沒勁。
「哼──請教女生做蛋糕,小室你使詐…」
「沒有啦,做蛋糕的部分都是我自己負責的,蛋糕面上的顏文字是她們貪好玩畫上去,說因為感覺顏文字和紫原君很相配之類?」

如果是小室獨自做給我的話,那倒也沒所謂…紫原彷彿將這個意思寫在表情上般,眉眼間的不滿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高興得兩眼發光。
「小室好厲害,整個都是我的嗎?」
「當然,因為這是做給敦的生日禮物啊。」這時候紫原敦的視線才從眼前的蛋糕轉移到坐在他對面的冰室辰也身上,冰室把蛋糕盒裡面的食具和蠟燭也拿了出來,然後數著蠟燭的數量「敦今年是十六歲,所以是十六枝蠟燭。」
「…美國這邊的人都是這樣子慶祝生日嗎?」
等待冰室往蛋糕面上插蠟燭的空餘時間,紫原趴在課桌上問道。
「是喔,不過到二十歲成年的時候恐怕蛋糕面上也沒有空位插二十枝蠟燭吧?」
放學後人去樓空的課室只剩下排列得整齊卻更顯寂寥的空桌椅,和一室夏暑消退秋涼乾爽的空氣,窗外是寬高清澄的藍色天空,太陽用緩慢的速度移動著,桌下是被紫原晃動的腳拉得漸長的影子。

啊咧不對──今天放學後的課室,還有我和小室在切蛋糕。


默默地看著冰室將一枝枝蠟燭固定點燃的時候,紫原就像小孩子般百無聊賴的再追問道。
「小室以前也和誰慶祝過生日嗎?」
「嗯。在美國的時候曾有和人慶祝過,不過是非常遙遠之前的事了。」
想起和大我、阿列克斯還在一起打籃球的小學時光,快樂得如同夢一般的生日派對,大我做的小蛋糕非常好吃,阿列克斯總會給自己臉頰一吻…記憶在時間鐘聲過去後卻愈發清晰起來,會懷念是因為知道那段時光已經再也回不去了。
是的,再也回不去。
現在的大我已經超越了身為兄長的自己,走在前方打開了天才的大門,踏進自己永遠都無法企及的地方了。
而落在後方的他,什麼都做不到吧。
「之後的幾年都是自己過的,也沒有再和人慶祝過生日了。所以能和敦一起吃蛋糕,我很高興呢。」
可是明明露出的笑容一點都感覺不到高興的情緒。
小室又在騙人了,其實心裡很寂寞的吧,紫原敦心想。
連帶蛋糕的香味似乎也變淡了。
「敦呢?一定有誰和你一起過生日吧?」
蠟燭一枝枝地被點燃,微弱的火苗發出溫暖的光芒,一盞一盞在紫原眼前亮起來,搖曳不定又迅速溶化。
「我呢──中學時籃球部的同伴有一起吃過蛋糕而已。」
「奇跡的世代嗎?都是天才所以很合得來?」
「才不──是呢!我們雖然是隊友,很多時也會一起行動,但一直都在各自打著自己的籃球而已…打籃球也好麻煩,不過要是跟他們在一起就能取得勝利的話就隨便打打看好了。」
「隨便…啊…」又點起了一枝蠟燭,冰室辰也的眼瞳卻在火光中黯淡下來。對於天才來說只需隨便打打看就能勝過所有人,果然人生來就是不公平的呢。
「可是…敦,如果你跟奇跡的世代的同伴們都那麼喜歡勝利,而且關係又不錯的話,為什麼要分開升讀不同的高中?要是你們升讀同一所高中的話就不用各散東西了,也沒有人能夠和你們匹敵了吧?」
勝利也垂手可得,不是更應該繼續呆在一起嗎?
紫原敦卻像是接到了一個從未思考過的難題般,又咬了一口美味捧歪了歪頭,想了很久才口齒不清地回答「啊啦啦…這個問題我沒有想過…被小室你這麼一說的確是呢。要是我們一起升讀同一所高中就不用對戰那麼麻煩了,又能夠輕易取得冠軍,又不用跟小赤他們分開…」
燭火在散發著溫暖的光輝,冰室卻覺得愈來愈寒冷。

和陽泉籃球部的各位相遇,和我相遇…對敦而言,就是如此可有可無的存在──


「當初是小赤希望我們各自去不同的地方,因為常勝也太過無聊了的原因?不過現在我是覺得能來到陽泉真好啦,雖然秋田的冬天冷死人了好討厭。」
冰室倏地瞪大了眼睛。
「…為什麼會這樣覺得?」
蠟燭已經點燃完畢,課室裡也充滿了溫暖的火光,跟眼前紫原敦溫暖的微笑一樣。
「因為啊──要是跟他們升讀同一所高中,我就不可能來陽泉,吃不到這裡美味的零食,也不可能遇到小福小劉他們,更不可能坐在這裡和小室你一起慶祝生日了。這樣想的話,果然還是現在比較好…」
冰室不知道他現在的表情是怎麼樣的,只知道紫原寬闊的大手在撫摸他的頭頂。那雙大手既能給予敵方無盡的絕望,亦能令隊友們感到無比的安心。粗糙的指骨猶如他直率過頭的殘酷話語,往往一句話就能傷害對方,也同樣一句話就能拯救對方。

能遇見這樣的紫原敦,一定是自己收到最捧的禮物了。

「…話說回來,別這樣摸我頭頂啦。」
「啊啦啦──可是小室真的好小只──好像小動物一樣…」
「我的身高可是平均值以上的喔,是敦太大只了…而且我好歹是你的前輩啊,前輩!」被性格彷彿永遠長不大的小鬼頭像安慰自己般撫摸頭頂令冰室自尊受損,就算不再是兄長也好他始終比敦大一年,年長者也該有年長者的風範。
「……啊咧,小室你的生日在什麼時候?」
被紫原突然沒頭沒腦地反問,冰室支吾了起來「…是十月三十日。」
「這不是很近嘛!吶吶這下可以連小室的那份也一起慶祝了喔。而且…算上今天的話我就是十六歲,而小室還沒過生日所以也還是十六歲,那小室就不是我的前輩而是同年的平輩了!」
說罷紫原撫摸著冰室的手又加重了力度,雖然平日紫原已經不把自己當前輩看待,但這令他更煩惱不已。
「等等!怎麼可以這樣計算,這也太狡猾了吧。」
「哪裡狡猾了?只有這二十一天我跟小室是同歲的呢,這是珍貴的二十一天啊。」
和你同歲的話,你就能夠不把我當小孩看待嗎?
和你同歲的話,你就不會再把內心的寂寞隱藏,獨自逞強哀傷嗎?
那真的是漫長又短促的二十一天…


「好了敦,許願吧。」
冰室再沒有阻止頭頂上的大手,清清喉嚨說道。
「喲西~!小室也一起許願吧!」
「為什麼?又不是我的生日。」
「來嘛來嘛,最多蛋糕分你一半──」
「不是這個問題吧喂。」
冰室被紫原這個擅作主張的任性巨嬰搞得又好氣又好笑,但剛才隱藏著落寞的臉在不知不覺間卻已經被他逗得消失不見了。
「我的生日願望就是──小室每年的生日都和我的一起慶祝!」
然後紫原敦用手將冰室辰也的腦袋壓在自己面前額頭相抵,示意著「要一起吹蠟燭喔」,實在拗不過他。下秒二人就一同把面前的蠟燭全部吹熄。
餘燼的煙霧撲面而來,上昇在仲秋的寬廣天空裡。



「……小室,你真的有好好請教女生如何做蛋糕嗎?」把終於切好的紫薯蛋糕一口放進嘴裡,嚐到的不是紫薯的香甜味道而是夾雜著難以形容的咸味,簡直一度令紫原以為自己的味覺出現問題了。
這衝擊性的味道可不是人人能受得了的,紫原覺得自己沒吐已經非常厲害了。
冰室吃了一口才發現不對盤,那種奇怪的味道一定是哪個步驟出了錯──

「難道…我把糖和鹽搞錯了…」
「小室你家政課的分數一定很差勁對吧?」
「………」


就在氣氛陷入了膠著時,陽泉高校籃球部監督荒木雅子的竹刀從天而降,直直的落在紫原身旁的空課桌,發出刺耳的聲響。
「你們這兩個人竟然有種一起翹掉部活偷懶,好大的膽子啊…就這麼想要吃老娘一記竹刀嗎?
「…等等!監督你誤會了!」
「啊你們果然在這,我就知道嘛…今天好像是紫原的生日?話說這蛋糕是怎麼回事,女孩子送的麼?!是麼是麼我早就知道!!」還沒解釋清楚原因岡村隊長就已經自顧自的哀慟起來,連別人一句話也聽不進去了。
「吵死了屁股下巴大猩猩!你就一輩子都過著孤獨的生日去吧,反正猩猩也不怎麼在意生日什麼的啦。」旁邊當然不忘福井的毒舌吐糟。
「就是說阿魯,屁股下巴大猩猩也有生日這種東西的嗎?應該沒有的吧阿魯,一開始就沒有存在過阿魯。」劉偉和唱般再補上同樣毒舌的吐糟,一邊拿著今天在家政課的得意之作「這是紫薯派阿魯,已經翻熱了一起吃吧阿魯。」
「你們都是壞人!!」岡村抹掉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報復般搶走紫原和冰室才吃了幾口的紫薯蛋糕,一臉得意「哼!就算是我也會變成惡鬼的,別小看我!」
「等等岡村隊長,別全部吃下去!」
冰室想出手制止的時候,悲劇就已經發生了。


「嗚啊啊啊啊啊!!!!好難吃的蛋糕!!!!!!!」


身為主角的紫原敦,也忍不住噗哧的笑出了聲。


Fin.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starmoonling.blog126.fc2.com/tb.php/553-0f010ec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