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黑籃/冰室生日賀)YOSEN Garden

※有女生出沒注意。
※小說三的彩頁圖捏他
※尼桑生日快樂!

「請問,紫原君…你眼中的冰室前輩,是怎樣的?」


什麼啊…
紫原敦稍稍停下了用叉子插進草莓蛋糕柔軟的表面的連串動作,用大拇指將粘在嘴角的奶油抹走舔掉,舌尖散發出一陣過甜而顯得發苦的味道。
然後歪了歪頭,眼皮半瞌地露出一臉莫名其妙的表情,似乎他大腦的換算速度追不上剛才聽到的那個問題,呆愣了半晌才慵懶地反問道。
「啊啦啦──為什麼要問我這個問題?」
放學後本來打算去便利店補充零食的存貨,途中卻突然有人跑過來將一個完美地包裝好的草莓蛋糕遞送到他的眼前。蛋糕上放滿了大顆顆鮮紅的草莓,奶油流竄出香甜好吃的味道…因為眼前的誘餌太過吸引,以致於他根本沒看到把蛋糕送給他的那個女生的模樣。
「那個…不好意思,因為我聽說紫原君喜歡吃甜食,所以做了蛋糕…」
直到女生向他說話了,他才發現到那比他還要矮上一截的小小身影。她的身高只及到紫原敦的腰,頭髮束成可愛的馬尾,臉龐很小個子很小連聲音也很小,小到令他覺得似乎輕輕一捏就會碎掉的感覺。
他不喜歡個子那麼矮小的女生,要低下頭俯視脖子會很酸,所以眉心立即皺起紋路。
感覺到了紫原的不愉快,她退後兩步縮了縮肩膀。被身高兩米以上的巨人俯視瞪眼的壓迫感絕對不是開玩笑的,所以必須要在生氣前用食物將魔王安撫好。
「不介意的話請把蛋糕吃掉吧,那是送給紫原君的…但作為交換,我有些事情想問問紫原君…」

於是現在是什麼狀況?
和她一起到中庭的花園裡坐下,拆開了蛋糕的包裝就迫不及待地開始進食,然而就在這個時候被她問到冰室前輩是怎樣的人…啊咧,原來就是這個原因。
歪著頭的紫原敦腦海叮噹一聲,倏地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他在籃球部的拍檔冰室辰也,好像是個相當受女生歡迎的傢伙,幾乎每天上學都會在抽屜收到情書,每天放學都會被人叫去告白,然後手上總拿著女生送的巧克力和糖果走到他的面前,傷腦筋地向他求救,一邊將甜食投餵進他的肚子裡。
…啊咧不對,其實是紫原敦總會氣鼓鼓地搶走這些甜食全部吞掉而已。
他知道冰室非常受不同層面的女生喜愛,但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任何人敢打紫原敦的主意。雖然他倆很多時間都在一起,但畢竟因為體格太高看起來生人勿近?
眼前的女生害羞得臉頰通紅,她的意圖也相當明顯了。

「我…喜歡冰室前輩,暗戀他很久了。想和他告白但又沒有勇氣,所以想著到底要怎麼做前輩才會留意到我。你知道嗎?有很多女生曾經向他告白過,可惜都被他一一拒絕了。我不想跟她們一樣,所以唯有向紫原君你求救了。你不是經常和前輩在一起嗎?希望你告訴我前輩到底是怎樣的人。」

看吧,果然是這樣。
到底是小室的情報重要還是眼前的蛋糕重要,紫原敦將兩者放在天秤上度量後還是猶豫不決,始終對他而言那無疑是非常艱難的抉擇。
「嗯──好麻煩啊,我可以只吃蛋糕不答問題嗎?」
「誒!紫原君好過份…」

真是麻煩死了,那一切都是小室的錯。

「那…你覺得小室是怎樣的人?」
始終吃了人家的蛋糕,什麼都不說又太差勁了,於是紫原一邊將草莓吞下肚一邊反問。
「啊…那個……」女生想不到紫原竟然會把問題拋回給自己,結結巴巴了半天才回答「我眼中的冰室前輩很帥,又很溫柔,笑的時候就讓人移不開視線了…」
嗯…小室就只有那張臉能騙人呢。
「而且他很會幫助人,有什麼事情只要請求他就會幫忙,非常有紳士風度…」
他會接受請求只是因為交際手腕而已,實際上是個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人唷。
「他是歸國子女,英語非常好,給人的感覺很洋氣…」
對啊,不單洋氣還很會打架呢,你看過他跟人打架麼?會令你畢生難忘的。
「還是籃球部的首發隊員,王牌大人,打球的時候真的太迷人了…」
對籃球執著到連義弟的才能都妒嫉,既好勝又強烈的自尊心,你又知道嗎?
「總之…前輩就是個近乎完美的人!」

紫原敦一口一口將蛋糕吃掉,嘴角微微向上翹,像是聽到非常有趣的笑話般。
女生不解地看著他,問道「紫原君,你眼中的冰室前輩不是這樣的人麼?」
「不是唷。你把太──多──想像都加諸在他身上了,擅自在腦海中描繪的完美的冰室前輩,卻非常不切實際呢。事實上小室並不是這樣的人,如果他不符合你心中的幻想,你就不會和他交往了嗎?」
紫原將一針見血的話語毫不留情地直說出口,害女生整個人都呆滯了。
「……紫原君…曾有人說過你很不近人情麼…」她低下頭縮了縮肩,小得連表情都看不見了,但紫原敦並沒有理會她,只繼續埋頭向蛋糕奮鬥「啊啦啦──為什麼要去理解別人的感受?了解對方什麼的又不能拿來吃,只會更覺得麻煩…我討厭麻煩的事喔。」
「也就是說…你經常跟冰室前輩在一起,卻都從沒有嚐試去了解他嗎?」女生汗顏地扶額,她覺得自己似乎一開始就選錯提問的對象了「一點都不知道前輩的性格和喜好?一直以來都是前輩在照顧你麼?真的替前輩傷心呢…」
「只有小室照顧我?才沒有咧!」紫原單純地被女生的質問挑起了不滿,用力咬了口蛋糕「你還真是什麼都不知道啊,小室的籃球只能夠到達人才的頂峰,卻進不了天才的領域,比賽贏不過別人要求我幫忙的時候,我還不是拿他沒辦法打到最後了嘛!如果不是他,我才不會上場咧,打籃球又累又麻煩…」
女生瞇起眼睛笑了,紫原君真是容易上釣的單純小孩子,計劃成功。
「籃球的東西我不是很懂…但紫原君果然知道得很多呢。我真的很想了解真實的前輩,就算幻想破滅都沒所謂,所以請你告訴我吧,冰室前輩是怎樣的人?」
「小室他啊…就是個麻煩的人咧。」超大號的精美蛋糕已被紫原消滅了一半,可他還是完全感覺不到飽足般,又吃了一顆草莓「個子小小的,外表看起來的確是完美無缺,但其實只是騙人而已。他也會有生氣到毆人的時候,也會有妒嫉別人到不能自己的時候,也會有不甘心到哭泣的時候…明明很介意自己的極限卻總是忍耐著,明明很不爽我卻總是一副很會照顧人的兄長模樣,就是個喜歡騙人又不──坦率的傢伙,看到就覺得煩!」
紫原一臉煩躁地鼓起腮幫子吃著蛋糕的表情實在太可愛了,讓女生不禁啞然失笑。只要有吃的就會變得很誠實,令她倏然忘記眼前的人是個兩米以上的巨神兵。
「冰室前輩也是平凡人啊,他一定很喜歡打籃球吧?」
「對咧…就算沒有打籃球的才能還是在努力地打,知道我多討厭籃球也好總要找方法誘導我去部活,訓練完結後又要我陪他打球,說到底他也只是為了自己能贏得比賽才利用我…所以小室真的又煩又任性,每次看到他的笑臉我就覺得超──火──大,但又不能捉住他一手捏爆…」
看到紫原握緊叉子將巧克力一口咬碎,女生就有種他絕對能將一切破壞的錯覺。
不,那也許並不是錯覺吧。

她已經預知到當蛋糕吃完的時候,眼前的紫髮巨人就會撇下她揚長而去,所以必須要抓緊時間把想問的事情問個清楚。
「紫原君眼中的前輩是這樣的啊,真有趣呢。可是既然覺得前輩很麻煩,為什麼還整天跟他在一起呢?紫原君不會因此討厭他嗎?」
「就說了我才沒有整天跟小室在一塊,而且他會給我零食嘛…零食就是正義喔。」
「真的只有這個原因嗎?剛才紫原君才說理解別人是件很麻煩的事,但其實你相當了解冰室前輩啊。」女生不死心地追問。
叉子停在了半空,空氣瞬間變得安靜下來。因為是聖母玫瑰月所以花園裡都栽種著盛放的各色玫瑰,朵朵絢麗傾吐出清幽的芳香,與奶油的甜味一同浸泡在寒氣漸露的深秋風中。放學後校園的部活已經開始,遠遠都能聽到聖詩唸誦的聲音…
Love is patient, love is kind. It does not envy, it does not boast, it is not proud.
It is not rude, it is not self-seeking, it is not easily angered, it keeps no record of wrongs.


「…因為小室很孤單咧。」
「一個人上學、一個人吃飯、一個人放學、一個人打籃球…」
「一直一直都是一個人,幾乎從不讓任何人靠近他。」
「不知道原因是什──麼,也許是害怕跟以前一樣被人親近後又遭拋棄的感覺吧,不想受傷,所以選擇不再相信,不去依靠。」
「即使自己一個人,也能夠做得很好。這樣不斷地逞強的小室,感覺好像快要溶化掉似的。」
「因此絕對不能放下他不管啦,好好的在他身邊,他才會變得老實。」
「然後讓他知道我不會離開的話,他也許就會稍稍依靠我多點了…」
「我不想小室在我眼前消失,所以只好努力地打籃球了。」
「啊啦啦…為什麼?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只是…不想再看到他孤獨不甘地流淚了。」

紫原敦咬下最後一口蛋糕。

「況且我不討厭他的缺點咧,這不是很好嗎?真實的小室,就只有我知道就夠了。」
「其他人都不知道的,其他人都被假像所騙的,卻只有我才能獨佔的風景。」
「小室的缺點,小室麻煩的地方,小室醜陋又可愛的一面…絕對不能讓其他人看到吶。」
「所以,謝謝你。蛋糕很美味喔,比小室做的美味多了。」
說罷,紫原敦已經站起了身,用兩米以上的高度俯瞰眼前呆若木雞的女生,眼神間只是稍稍流露出認真的敵視感,四周的空氣就立刻降至冰點,逼迫得人喘不過氣直冒冷汗。

「可你還是放棄吧,不用去告白了,別做根本沒有成功機會的事咧。」
「嗯…因為小室是只屬於我的呢,我不會讓人搶走我──的──東──西──唷。」
被魔王遮蔽的陰影隨著他的離開也漸漸消失了。
只剩下視線所見一片狂風掃落葉後已然變得空空如也的包裝紙,乾淨得連一塊奶油都沒有餘下,果真是個愛惜食物的好孩子。
女生舔了舔嘴唇,笑容爬上了臉頰。
即使被紫原敦用露骨直接的說話打擊,她都沒有感覺到一絲不悅。




「請問,冰室前輩…你眼中的紫原君,是怎樣的?」

「咦?」
午休時間,學生們都在悠閒地享受著深秋的明媚陽光,天台上、課室裡、走廊前滿滿都是三五成群的小團體在玩笑打鬧。冰室辰也卻單獨地被眼前的小個子女生邀請走到中庭花園的角落裡,原本預想將會聽到的告白台詞竟然沒有出現,反而被問及自己在籃球部的拍檔到底是個怎樣的人,如此神展開令他不禁愕然。
不過他隨即就明白了,眼前這個女生大概是暗戀著敦,想在他口中打探情報的吧?冰室辰也瞇起眼睛露出溫柔的笑容,想不到敦也有支持者嘛。
「抱歉,請原諒我的唐突。難道你…喜歡敦嗎?」
但女生卻搖了搖頭,束在腦後的馬尾胡亂晃動著髮絲。
「不是的,我並沒有喜歡紫原君。只是覺得他很有趣,所以想問問前輩你。畢竟前輩經常都和他在一起,我猜你應該很了解他吧。」
並非料想中的答案,但她也可能是因為害羞不想被人知道所以才否認?冰室辰也不可置否。
「雖然我經常都和他在一起,但我所認知的敦可能跟真實情況有所誤差,即使如此你還是想知道嗎?」
「是的,因為有些事情我蠻在意的,請前輩務必告訴我。」女生又禮貌地點點頭。
於是冰室辰也開始陷入深思。
紫原敦這個人,在他眼中到底是怎樣的。
這個看似非常簡單的問題,在思前想後反而不好回答。

「敦他,在其他人的眼中應該是個非常麻煩又奇怪的大孩子吧?既任性,又不具同情心和同理心,在某些地方莫名其妙的很執著,像還沒有長大的孩子般天真,卻不理會別人感受說著殘酷般的童言。」冰室辰也對此可是深有體會,隨即就想起敦與巨大的個子極不相稱的,彷如小孩般純粹的心「這跟他的身高大相逕庭吧?加上一直睡不醒的樣子,所以很多人以為他個性冷淡很難相處,甚至會有人因此害怕他。」
女生忍不住點了點頭,不愧是冰室前輩。
「可是…事實並不是這樣的。」
冰室辰也若有所思地抬頭,仰望天空。

「敦其實很單純很可愛,他真的像個小孩子,只要有零食就會滿足地吃。即使知道我用零食誘導他去部活練習,每次雖然都會抱怨,卻一次都沒有生氣過。這明明是他最討厭打的籃球呢…」
一想及此,冰室辰也就覺得自己很狡猾。
「嘴上說著好麻煩,好討厭…但始終會在比賽時將籃框保護得滴水不漏,平日的練習也比別人多,他會用他的方式去包容我的任性與堅持,然後守護著整個隊伍…這樣慢慢地長大著的敦,其實是個非常溫柔的人。」
知曉了冰室辰也最醜陋最脆弱的一面後,卻沒有逃離亦沒有鄙視。
反而邁出腳步努力去守住他的渺小願望,那怕最後面對的是從未如此難堪的敗北。
冰室倏地瞪大了眼睛。

一直跟隨在身後央著要零食的紫原敦,不知在什麼時候開始,已經不再是小孩子了。
「他一直在成長呢,將來一定…一定會成為非常可靠的人。」

他走在前方,發出無法直視的強烈光芒。
而自己,也將會離他愈來愈遠吧。
他一定會繼續向前奔跑。
這樣的話,冰室辰也又要再遭受一次痛恨自身的極限,然後目送對方的背影慢慢遠離,自己則被人拋棄在後方的滋味了…

明明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但卻覺得前輩非常哀傷。
那是在任何時候他都不會表露出來的情緒。
在談及紫原君的時候,無論快樂還是寂寥,卻都不知不覺間溢滿流出。
「…紫原君能夠成長為可靠的人必定是一件好事,但為何前輩卻高興不起來?」
「大概是覺得寂寞吧。孩子長大之後,不就會離開去走自己的路麼。」
「這樣子不是很好嗎?對孩子本身而言的話。」
「是啊,對敦來說那是必須而且必定會發生的事,這對於他的將來也非常重要。」冰室辰也苦笑,不想敦長大,不想敦離開自己,那其實只是他的自私任性而已。

「會覺得寂寞的話,紫原君在冰室前輩心中,也就是特別的存在吧。」
「…特別的存在?」
凜冽的寒風呼嘯而過,拂拭著花園裡栽植排列成十字架形狀的玫瑰花,殘紅如血的花瓣飄零於澄澈的半空,掠過遠方的尖塔與鐘樓…
「所謂特別的存在,就是毫無自我意識到的情況下,被那個人影響而改變了既定的思緒或習慣。那種變化往往連我們自己都無法察覺,可卻在一點一滴地侵蝕著意志,擾亂著情緒。直到終於發現了自身的改變的時候,就為時已晚了吧。」

最後花瓣安穩地沉沒於流轉著的水池中央。

「前輩你有發現嗎?在想著那個人的時候,在談及那個人的時候,臉上的表情逐漸地變得豐富起來了呢。覺得幸福,或是感到頹喪的心情,都是因為那個人在這裡,在你身邊的緣故。」

最後花瓣降落在滿佈金黃色銀杏葉子的樹梢上。

「要是孤單一個人的話,並不可能會流露出這樣的表情吧?一定是那個特別的存在,已經悄悄地改變了前輩你吶,正如前輩你也在不知不覺間改變了他一樣。他之所以會長大,會發出強烈的光芒…一定也是因為,有個需要他變強去守護的,特別的存在吧。」

最後花瓣停泊於冰室辰也裹著黑色毛衣的肩膀。
那是枯萎凋謝的顏色。
嚴冬的腳步已然臨近。

「前輩你剛才問我,為什麼想知道紫原君的事情吧?有件事情我很在意,是關於他的,也是關於你的。」
「關於我和敦的?」冰室還沒從剛才的話語中回神過來,眼前的女生已將一瓶包裝精美盛滿七彩顏色的金平糖遞送到他的掌心。
「是的。我本來是打算送給前輩屬於戀人吃的糖果,並且向前輩告白的。不過在告白之前想稍微了解前輩的個性,所以我找了紫原君打探你的情報。」
「咦?抱歉…敦是否對你說了些不得體的話?」
單憑想像冰室已經能料到敦會對女孩子說直接而過分的言辭了。
「嘻嘻…結果他說,叫我不必徒勞去告白,因為不會成功的,前輩你是屬於他的…這樣子的獨佔宣言。然後我就覺得會說這種話的紫原君非常有趣,所以就來找前輩你問他的事。」
冰室辰也覺得有點暈眩,氣血直湧腦袋不禁用手扶額,臉龐倏地變得漲紅。
看來他還是要抓敦好好教訓一番。
「…對不起,敦真的是個孩子,說什麼話都沒經過思考,令你難堪非常抱歉。」
女生卻搖了搖頭,頭飾在髮間隱隱若現。
「不是的。冰室前輩,紫原君跟我說這番話的時候非常認真,所以我覺得他絕對是經過深思熟慮後才說出來的。而事實也的確如此…」她凝視冰室因尷尬而微紅的臉頰,掩著嘴笑了出來「我盤算過,要是前輩並沒有喜歡的人的話,就向你告白。不過現在恐怕是無法如願了,那金平糖就請前輩送給紫原君吧。」

遠處傳來了午休結束的鐘聲,聖詩的朗誦驀然而止。
「作為交換,前輩想聽聽紫原君眼中的你是怎樣嗎?」

Love does not delight in evil but rejoices with the truth.
It always protects, always trusts, always hopes, always perseveres.



「小──室!Trick or Treat!」
艱辛而地獄的部活訓練結束,解散後二人筋疲力竭地途經中庭的花園時,紫原敦突然瞧身後的冰室辰也喊道。一邊攤開寬大的手掌,完全就是一副小孩子問大人取糖果的標準姿勢。
冰室愣了半晌說不出話來,日暮下的北風翻飛起花園裡沐在夕照中的玫瑰,使勁地鑽進他毫無防備的頸窩裡,冷得直打了個哆嗦。
「小室?小室小室小室小室小室小──室!!」紫原見冰室呆滯了一會後臉龐突然發熱,不禁惡作劇似地伸出手捏上去「是小室你說的嘛,萬聖節什麼的──可以光明正大地取糖果的日子!虧我還辛苦的記熟了那句英文…」
還沒說完冰室就已經將他不安分的手給拍打下來了。
「敦…明天才是萬聖節喔,今天就算這麼說,我都沒有糖能給你。」
「啊啦啦──小室真小器咧!竟然沒有糖果…我明明都預備好了的呢…」紫原耷拉著頭一臉氣鼓鼓的在不爽鬧別扭,那表情實在太可愛了令冰室忍不住失笑。
「敦預備了什麼?」
「想知道嗎?呼呼──小室先閉上眼睛,再說通關語的話就告訴你。」
通關語到底是什麼啦,見紫原一臉神秘的樣子,冰室只好乖乖地將眼簾閉上。

彷彿在虔誠地禱告般。
「Trick or Treat?」

然後冰冷的脖頸忽地被溫暖的棉絮所覆蓋,柔軟而毛茸茸的質感,一圈又一圈纏在滿是傷疤的心頭,將忐忑不安都用棉花糖來圍繞變奏。
冰室辰也立即瞪開眼睛摸了摸脖頸位置,那是一條與敦的髮色相同的針織圍巾。
「…這是……」眨眨眼睛,有點不敢相信。
「小室你還沒有圍巾吧?剛好我媽媽昨天把它寄過來了,不過圍巾我早前就有帶過來,於是就多了一條噢。把它送給你的話,小室冬天也不用怕冷了。」
「可是…」
「Happy birthday , Tatsuya.」


不知道為什麼,眼框竟然有些濕潤。
冰室辰也知道如果現在哭泣的話一定會相當窩囊,所以還是把誰都沒有察覺的鼻酸吞回肚子。眼前的紫原敦依舊在大踏步地用不耐煩的神色回頭等待著他,兩米多高的巨型體格把夕陽的餘暉也完全遮蔽,紫色的髮尖被光鑲上了金色,看起來就像是他本人在發光一樣。

「不等你了咧,小室!」
如此刺目又耀眼的光芒。
相比之下,站在陰影中的自己似乎顯得又醜陋又渺小。
每每仰望他就能充分地認知到,跟天賦優異的紫原敦不同,冰室辰也只是個平凡人,只能夠仰視著天才去慨歎自身的無力,然後認命地去走平凡的道路。
這明明會讓他非常痛苦才對的。
所以才一直猶豫不決。

可是,如果沒有渺小的我存在在這裡,敦也就不會去成長,去閃爍,去發光。
他用自己發出的光,圍繞著,包容著,保護著我。
直到最後都在回頭等待。
那我還有什麼好害怕呢?

「敦,剛才你不是想要糖果嗎。」
「這次輪到你了,把眼睛閉上,彎下腰來。」

口袋裡的玻璃瓶被打開,將一顆金平糖沒入唇齒,香甜瞬間充斥。
然後踮起腳,將糖果送進對方舌尖,凹凸的質感互相摩擦取暖,漸漸加深。

秋田過早的嚴冬腳步將至。

連花園裡的玫瑰也似是在舞動咏唱著冬來的聖詩。
Love never fails.



Fin.


她興奮地打開電腦程式,手指如脫兔在鍵盤上來回飛航,將故事的大綱用文字慢慢填滿空白,變得豐富起來。
嘴角掩不住笑意,束於腦後的馬尾在愉悅地晃動。

還在為下次的新刊故事傷腦筋,現在終於有好題材了!
故事的名字叫什麼才好呢?既然一切都在花園開始結束,就叫《陽泉花園》好了。

真 Fin.



小小後記:
不知道用這渣文筆能不能說清楚故事orz…就是一妹子告白不遂反而變成二人的紅娘,最後還新刊題材get的故事(汗)
陽泉是教會學校設定太捧~俺也在教會學校畢業的感覺特親切ww
文中穿插的聖詩是出於非常有名的哥林多前書章節,聖經跟萬聖節搞在一起到底是鬧那樣囧…
嗯,尼桑生日快樂!hshsprpr!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starmoonling.blog126.fc2.com/tb.php/555-a66036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