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黑籃/紫冰)Time machine 02


2.
到底有多久沒來過遊樂園了?
紫原敦輕輕撫摸戴在頭上毛茸茸的豆豆龍造型帽子,一邊頂著半瞌的眼簾四處張望。
彩色的汽球在眼前晃來晃去,空氣中洋溢一陣甜點和爆米花的香甜味道,耳邊除了樂園的活動播報外就是親子和情侶們歡樂的笑聲。卡通人物在裝飾華麗的場景前揮手拍照,整個遊樂園都滿載著夢幻與幸福的泡沫,不斷的向上飄升。
但高度始終夠不到紫原敦的那裡去。
隔了數十厘米的差距就彷彿是兩個世界,紫原敦冷眼俯瞰著流動得如走馬燈的人潮,不少經過身邊都會吃驚地仰視一眼然後迅速走過,耳畔傳來對身高的讚嘆就像在動物園看到珍貴的長頸鹿般,有些小孩子還嚇得躲進了母親的懷裡。
真麻煩,紫原敦不禁下意識地彎腰駝背。
他很討厭這樣被人觀摩的感覺,煩躁感與怒意漸漸凝滿腦袋,只好翻找在零食王國買來的巧克力一口口拋進嘴裡,只要口腔塞滿甜膩膩的味道心情就會變好。
當第五顆巧克力被消滅的時候,黑色的小腦袋終於拿著爆米花跟冰淇淋回來了。小冰室抬頭把七彩繽紛的特大冰淇淋遞給紫原,像投餵小孩子一樣觀察著他兩眼發光地大快朵頤的樣子。
他根本就是個徒長身高的巨嬰而已吧,被零食撐得漲鼓鼓的臉還在不斷的吃,奶油沾在嘴角都完全沒有擦拭乾淨的意思,加上頭頂戴著的豆豆龍帽子…啊,突然好想摸摸他的頭喔,可惜身高差實在大得令人絕望。
「…其實大哥哥叫什麼名字?」
「──嗯?啊…叫我敦就好。」
反正小室平時都是這麼叫我的。
「那,敦…可以摸摸你的頭嗎?」
說出口後冰室也覺得這個要求似乎有點失禮,搞不好會令眼前的大塊頭生氣暴怒,正想說還是不用的時候,紫原就已經頂著塞滿爆米花的臉乖乖地蹲下身來。
還真的好像在撫摸著豆豆龍啊,小冰室高興得笑逐顏開。
「敦真的好可愛呢。」
「哪裡可愛了啊,剛才可是有小孩子被我嚇倒了咧。所以我才不喜歡去遊樂園這種地方…四周的人都好小只的令人很想捏爆掉。」
這麼夢幻童真的世界,也許並不適合巨人存在吧。
「所以敦才駝著背嗎?」
紫原別過臉去,不可置否。

但即使不耐煩還是有好好忍住了啊。
冰室露出溫柔的笑容,小手捧住紫原吃得鼓鼓的臉頰,在沾著奶油的位置蓋上褒獎的親吻。
「不需要這樣做的,我覺得敦那裡都很可愛啊。」

不對不對,可愛的是你好嗎?
紫原倏地停止了嘴嚼的動作,整個人都呆掉了。
無論是什麼年紀什麼場合都能臉不紅氣不喘的親吻人,小室果然還是小室啊…
「接下來你想去哪裡玩?」
「啊咧……這個我也不知道呢,有什麼可以玩?」
將買來的甜點都填滿了肚子後紫原的心情似乎終於開朗起來,眼睛也成功從半瞌的狀態中脫離,他應該很少來遊樂園之類的地方吧,冰室如此的想。
「敦沒來過遊樂園嗎?」
「有來過,但已經是很久之前的事了,上中學之後就沒有了。」
「因為覺得不好玩?」
紫原想了想,又搖了搖頭。
「小孩子會嚇跑吧。」彎腰接過身旁的小丑送給他倆的汽球,他把輕飄飄圓滾滾的東西小心奕奕地遞給小冰室「而且和遊樂園的氣氛格格不入的。東西也好人也好都小小的,看著就想捏爆…」
小冰室仰起頭,他需要抬高到脖子酸痛才能勉強看到藍天下敦的表情,握著自己的那雙寬大的手,如此巨大的差距,這真的是他自己所希望的嗎。
普通地快樂玩耍,普通地帶著憧憬與嚮往成長,普通地期待著將來…這些在他們眼中視為平凡而必須經歷的時光,在敦身上卻完全找不到。
所以亦要比普通小孩更加任性,更加固執。
若能選擇的話,他也是否希望能稍為蹲下身,變成一個平凡人呢?
也許會亦說不定。
小冰室不禁用力的向前奔跑,突然被他拖拉著走動的紫原歪了歪頭「小小室想去哪裡?」
「去玩吧。」
冰室瞇起眼睛笑著。
「把所有東西都玩一遍,絕對會有敦喜歡的東西在的喔。」

既然你實現了我的夢想,我亦能夠幫你施展魔法嗎?
僅僅一天,變成平凡人的魔法。

天邊的雲彩從藍色逐漸地暈染上一層橘紅。
五光十色的煙火璀璨地燃燒,伴隨笑聲在身後響過不停。
小手與大手的指縫間滿滿是食物的香甜黏膩,揮霍在半空悄悄發酵。

「雲宵飛車一點兒也不好玩,速度這麼快我心臟都要繃出來了好可怕。」
「是嗎?但我覺得好好玩呢。」
「摩天輪也太高了…怎麼要爬到這麼高明明根本摸不到天空。」
「敦討厭高的地方喔?明明長得這麼高。」
「鬼屋都是一班小小的笨蛋在嚇唬人,真無聊。」
「但敦不是害怕得掩住耳朵麼,手也被你搓紅了啊。」
「只有蛋糕屋的甜點最好吃,那個草莓蛋糕很美味噢。」
「其實旋轉木馬也很好玩吧,敦目不轉晴地望了好久啊。」
「…小小室好煩,怎麼叫小室的都這麼煩。」
公車上空蕩蕩的只有他們彼此拉得長長的影子與一排椅子,窗外的風景迅即流轉著,夕陽味道的風吹拂紺紫色的瀏海,旁邊是小孩子獨有的過高體溫倚靠在輕柔的搖晃中,然後耳邊就能聽到他微弱的笑聲。

「敦,覺得高興嗎?」
眉頭不自覺的皺起來。
「如果能讓你玩得快樂一點就好了,因為你其實很喜歡的吧。」
「…我才沒有喜歡咧。」
小小的手掌輕輕蓋在巨大的手心上,一同浴在暖和的餘暉裡。
「下次再和我一起去玩吧。我也會長高的,像那個影子一樣,像敦一樣…很高…很高…」
粗糙的指間一手包裹著他,紫原敦緩緩地閉上眼睛。
很小的、很柔軟的,很脆弱、卻很堅強。
那就是小室的手。

隨著車廂內安靜的搖籃節奏,視界倏然沒入黑暗──



「……啊咧…?」
我剛才不是在公車上的麼?
帶著滿腦子模糊的疑問,當紫原敦經過睡眠再次瞪開眼睛的時候,四周的景物又在不知不覺間變得面目全非了。
本來擱在他手心裡的小手已經不見了,摸摸身旁的位置根本沒有絲毫人類的溫度,甚至公車的車廂和椅子都不翼而飛,更別提本來應該倚在他身旁的小小身影。

小小室,在哪裡啊?
下車的話至少也應該說一聲吧。

不過待紫原擦亮眼瞳看清楚四周的環境後就倒吸了一口冷氣,他到底是什麼時候下了車,還坐在公共電話亭裡了?怎麼自己一點印象都沒有,那也太可怕了吧。
「…這裡又是哪裡啊?」
紫原不禁抬手取下電話亭裡的公共電話,彎成一圈圈的電話線圈在眼前不斷搖晃,電話裡迎接著他的也只有毫無生氣的機械聲音,沿著耳輪傳到深處。
亭外隔著層層骯髒與污垢的玻璃的天空已然一片漆黑。
紫原敦站起身彎下腰推門步出去,東張西望都找不到人潮裡有孩童的身影。只好再轉身推開電話亭的門,關上。
再推開,再關上。
「怎麼辦…時光機在哪…」
如果眼前的是隨意門就好了,不消一下子就能回到宿舍的床上,他從來沒這麼懷念過陽泉籃球部的各位,總覺得已經好久沒聽到竹刀揮舞的聲響了。
紫原迅速地越過路上的人潮,在昏暗燈光下的小路上不斷奔馳。還是首先搞清楚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吧,然後再尋找回去的路,只能夠這樣做了。
小路卻彷彿迷宮般沒有盡頭,左拐右轉都走不出去。
似乎自己又迷路了,紫原抹乾額角沾濕前髮的汗水,就在他想著不如把眼前的牆壁都捏爆掉的時候,燈光照射不到的轉角處倏地響起了腳步聲。
那是皮鞋輕輕摩擦地面的聲音,在窄巷裡激起了迴響。
愈來愈接近了…紫原捏緊的手心滿佈著密汗,感覺好嘔心。
黑影已經徐徐移動到眼前的牆壁上──


「…咦,是敦嗎?」

出現在轉角處的身影停下了腳步,疑惑地問道。
過長的瀏海遮蔽了左眼,白哲的臉頰上印著仍然在同樣位置的小黑點,看到紫原之後的他露出溫柔的笑容,照亮了昏暗的巷子。
「怎麼你會待在這裡啦?來找我的麼?跟我來吧。」
說罷輕輕牽著他的手往外走去。
那雙手依舊如此熟悉。

「是小室…嗎?」
可怎麼感覺又不一樣。
到底是哪裡變得不同了,連紫原敦也說不出來。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starmoonling.blog126.fc2.com/tb.php/558-9173f1d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