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黑籃/紫冰)Time machine 04


※R18注意

4.
紫原敦龐大的身軀坐在冰冷的地板上,背後倚靠著的台球桌號碼球已回復了平靜,光潔的大理石地板反映出一層彷如深海的光暈下,跪在紫原身前的人的緩慢動作。
然後將視線轉移回到眼前,又不禁喘著粗氣地閉上眼睛。
紫原敦從出生到現在從沒嚐試過的感覺令他震驚。是的,他已經忘記了上次產生驚慌這種情緒是在什麼時候,也對此非常模糊。因此當這種感覺現在一湧而上的時候,他只能緊張地閉上眼睛,身體僵硬得並不屬於自己似的。
除了驚慌,還有比之更無法抗拒的快感在腦海裡橫衝直撞,心臟無可救藥地瘋狂跳動,喘息也伴隨著速度漸漸加快而愈來愈濃重。汗水從額角滑落,紫原不自控地用雙手抱住跪在他雙腿之間的那個人的頭,瞪開的眼睛被水氣充滿。
「嗄…嗄……小室……」
然而冰室辰也並沒有鬆開嘴巴,繼續泰然自若地用紅潤的粉舌舔舐著紫原愈發腫脹的囊袋,輕輕吮吸再由根部舔上濕漉漉的前瑞,修長的手指握住硬挺的碩大加快速度地上下套弄,指尖輕輕搔刮前端的小穴,瞬間就被溢出的粘膩所沾濕,滑落到指腹的液體流過瘦削的手腕骨,最後滴於大理石地板上。
身體最脆弱的地方被人握在手裡把玩刺激,彷彿要從體內爆炸的快感令紫原咬緊下唇,身體卻不由自主地配合抽送,灼燙的血液流竄著每一處最終匯聚在已完全賁張抬頭的器官上,躁熱得令人焦慮難耐的奇怪感受。

「……你在…幹什麼……」
為什麼要對我這樣做?
做這種事,又有什麼意義呢?

冰室一邊解開領帶邊將濕透的分身含在嘴裡吸吮,咽下液體令喉結骨溜滑動,隨即被熱度染紅的臉龐露出了姣美的微笑。
「…因為敦需要我,所以我就滿足你啊。」
沙啞的嗓音揭示著他亦情欲難耐,手指不安分地描繪揉搓著器官的形狀。
「敦的美味棒也很好吃呢,很巨大…也很溫暖,噴洒出的奶油滾燙得快要把我的舌灼傷了,不過…沒關係。」
說罷冰室彷彿故意展示似地舔吻著粘膩的前端,然後將巨大的硬塊整個包裹在口腔裡。舌頭與牙齒的閑熟動作不斷摩擦攻向紫原的敏感點,手指在根部亦給予按壓揉捏。被濕熱的內壁與唇舌挑釁著的性器膨漲到了頂點,手指的適度扭捏令紫原的喘息愈發急速,腦海已然被欲望支配得失去判斷,即使意識到不對勁卻仍然將指尖用力插入冰室髮際,加快速度地猛烈向著口腔穿刺。
「…不…不對……小室…快停下來…!」
尋找渲洩出口的腫漲疼痛,挾帶波濤般的快感卻又舒服到欲罷不能,貪婪地渴求著更多更深。濃郁的香氣從冰室脖頸上傳來,淫靡的水聲在耳畔充斥感官,他的一眸一笑都在腦海刺激著身體,再轉化為想徹底佔有的欲望。
紫原敦不禁咬緊牙關,身體變得完全不像自己的感覺明明很糟糕,他卻完全無法抵抗。
想刺穿他,想深入他,想蹂躪他…
讓他成為只屬於我的東西,永遠地只凝視我一個人。

紫原敦對此刻抱持著這唯一想法的自己感到無比害怕。
也許他其實一直都如此渴望,只是自己不曾發覺,不想承認。

抽送的動作愈發的順暢,口腔內滿溢著無法承載的蜜液連同唾沫混合後從冰室的嘴角流下。俯視那張正在為自己口淫而興奮的精緻臉龐正將滾燙的分身完全包覆吞沒,喉際發出不成聲音的嗚咽,眼角下的淚痣都被汗水劃過,卻仍顫慄著長長睫毛,眨動被欲望支配的眼瞳。
「…嗚…」
紫原緊閉的牙關不禁透出無法控制的低吟,感覺到有電流從背骨直竄向下,快感似乎因一波波熱浪推送下而攀上了高潮。
「嗄…啊……不!不行了要出來了!!」
隨著冰室強力的吸吮與揉搓摩擦,紫原將分身頂到喉嚨後就倏然一震,灼熱的性器才剛趕得及退出嘴唇就噴濺出濃膩熾熱的白濁,愛液迸射在冰室潮紅的臉頰與遮蔽左眼的瀏海,然後一點點地緩緩滴落。

「……小室……」

紫原敦用寬大的手背掩住嘴巴,說話到最後徹底沒了聲音。
為什麼,這樣做真的對麼。

冰室辰也咳嗽了兩聲,然後就若無其事地將臉龐上的濁液用手掌抹去掬起,再伸出剛才淫巧地挑逗著紫原的舌,徐徐地舔舐著指間。由指尖到指縫,繼而到手掌全都舔抹乾淨,彷彿只是在吞嚥著普通的甜點一樣。
「多謝款待。」
冰室辰也瞇起眼睛笑了。
然而那張笑容依舊沒有半分感情洩露,只是臉部的肌肉控制拼湊而成,空洞得如同人偶。
「敦的美味棒是奶油味的呢。」

不對。
妄想著這樣做就能將他的面具撕開徹底佔據,卻事與願違。
既然不為原因,那這樣做根本就毫無意義。

可是紫原乾涸的喉嚨並沒有因而舒坦。
看著冰室微笑地舔舐自己的白濁,這猶如魔性的誘惑畫面再次盤踞於腦袋,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尚被人握在手中的分身已不爭氣地蠢蠢欲動,再次開始膨漲。
體內的躁熱還未完全褪去,又被點燃重新蓄勢待發。
不夠,還想要。
想要小室。
把他捏碎,填滿,吞噬…
宛如香氣四溢的美味甜點般,伸手拆吃入腹。

「……等一下…小室…」
冰室卻已然留意到紫原的生理變化,露出傷腦筋的笑容,卻一邊將自己的皮帶扣鬆掉,把下半身的衣物都脫去。
「…不…」
「可是,敦還想要吧?」
光潔白晢而瘦削的雙腿調整姿態,輕輕張開然後跪在紫原身上。由俯瞰變為平視二人的距離一下子縮短了,紫原感覺到冰室的雙手環抱自己的脖頸,隔著因汗濕而變得半透明的開領白襯衣仍然傳來兩具身體的陣陣滾燙,胸口小巧的兩顆突起若隱若現,毫無遮掩的下半身卻已經硬挺並與紫原的分身貼合,輕輕擦磨。
快感迅速在腦內爆炸。
「不要…再這樣下去我就無法控制自己了…」
紫原敦的眼眶凝滿了水氣,不斷壓制的破壞欲望快要隨著衝擊而沒頂。
捏碎吧──
吞沒吧──
蹂躪吧──

冰室的嘴角揚起了漂亮的弧度,潮紅的臉頰感覺到紫原的吐息,遮蔽了左眼的瀏海滴下水珠,如眼淚一般。
「不要緊。只要是敦的話,無論對我做什麼都可以喔。」
半垂的眼簾藏著映照出紫色眼睛的瞳孔,四目相對後冰室無聲地湊近紫原的耳朵,然後輕輕吹氣、舔弄、噬咬,繼而吐出低沉輕聲的喘息與絮語。

「…抱我吧,我只想要你。」


肉體還在控訴著慾望的不滿足,內心卻倏地涼了半截。

既然渴求,又為何露出空虛寂寞的笑容。
到底在你心中的我是什麼東西?

可身體的單純反應永遠比內心的掙扎誠實多了。長臂一伸寬大的雙手倏地用力抓緊冰室的肩膀,單薄的白襯衣被撕扯露出精緻的鎖骨與背脊骨,感覺到骨頭被力量壓榨的痛楚後紫原便俯身吻向了他,身高差距令他迫不得已地抬起頭迎合那愈發狂亂的吻。
靈活的舌尖在貼合的雙唇間互相挑逗糾纏,唇瓣分離了片刻又再次緊密相接,伴隨著溫熱的吐息與交融的唾沫下,紫原一邊摟抱著冰室的腰肢邊將手伸進襯衣的領口裡。粗糙的指間不懂控制力度般撫摸揉捏著胸前的兩顆紅蕊,乳首因強烈刺激而瞬間染上櫻桃的顏色,立起的小巧令紫原愈加用力地擰扭。
「…嗚…嗄啊……敦…不要……」
接吻的間隔冰室喉際終於忍不住透出一絲呻吟,呼吸也開始變得撩亂,身體不由自主地貼上敦的胸膛,空氣在二人幾乎消失的空隙裡燃燒著。
「小室…好美味的樣子喔…」紫原彷若品嚐著香甜的蛋糕般先將襯衣揭開,再瞄準白晢的脖頸一口咬下去,沿路向下狠狠吸吮噬咬,不消一刻鎖骨上已經種滿了鮮紅的草莓。又癢又痛的快感令冰室禁不住搖頭喘息,臉頰的紅潮被汗水暈染化開,緊抿下唇忍耐著不發一聲。不料此舉卻更加挑起了紫原徹底佔據他的慾望,埋頭於胸前的兩顆櫻桃將嘴就咬,敏感點被濡濕的舌頭舔舐吸吮令冰室倏地感受到電流通過般的顫慄,扭動腰腹嘴角逸出一絲叫聲。
「啊啊……不要…別咬…」
「可是好好吃啊…」
紫原滿意地舔了舔冰室眼角沾濕的淚痣,大手輕輕滑過下腹到達貼合的下半身,一拼握住已然抬頭腫脹的兩具性器上下快速套弄,灼燙的粘膩交融後滴落根部。分身與胸前被揉捏的刺激令冰室不禁緊抓住紫原的肩胛呻吟出聲。
「…嗄嗄…敦…快點……」
「…小室…」
專注於揉搓乳首的手卻停止了動作,突然移動到胸膛中央的位置輕輕婆娑,撫摸到的皮膚是灼熱的,呼吸是起伏的,心臟是跳動的…可是卻空空如也。
這裡面似乎什麼都沒有。
即使碾碎、蹂躪,還是無法捉住任何東西。
為什麼會這樣,裡面的小室到底在哪裡?
紫原的手指稍稍用力,胸骨便傳來疼痛的訊號,冰室被汗水濕潤的臉龐露出苦笑,溫柔地摸摸枕在自己肩上的紫原的髮「…怎麼突然停下來,不繼續嗎?」
「…戒指。」
「嗯?」
「那條礙事的項鍊…和怪眉毛湊成一對的戒指,在哪裡?」
在下身套弄著的手忽然用力的蓋住了出口,欲望無法釋放的脹痛感令冰室緊抿嘴唇,調整呼吸後微笑的道「不是你說很討厭的麼?所以我就丟掉了,你忘記了嗎?」
「這麼重要的東西怎可能說丟就丟,那戒指明明是──」
「丟掉了喔,比起它敦更重要。」

紫原不可致信地瞪大眼睛,只是相距幾年怎麼會有如此變化。
怎麼可能用輕描淡寫的表情說出這麼讓人絕望的話。
當初不是說過一定要贏的麼?都執著得要揮拳相向甚至哭泣流淚的麼?這份羈絆與熱愛,執著與不甘那麼輕易就能捨棄的話,那…
「…那籃球呢?」
你最熱愛的東西不是台球,也不是把玩酒杯,更不是放縱肉體,而是那個橙色皮球才對吧?煩人地催促誘騙我去練習,用零食攻勢也要拉我去看比賽,高興地打著籃球露出滿足的笑容,訴說著籃球很有趣的一點都不討厭的小室…
這樣煩人的小室才是小室。
「籃球?…敦,你今天到底怎麼了,在開什麼玩笑啊?」
然而眼前的冰室辰也卻失聲縱笑,拍拍敦的肩膀彷彿安慰著小孩子般,邊用平靜得有點冷漠的聲音回答「…籃球早就不打了啊,上大學的時候就放棄了。反正我不可能跨過那道門的,這種事情敦不是最清楚了麼?」
「……什麼?」
冰室湊近紫原的耳畔,溫柔地輕聲低語。
「籃球就是這麼殘酷的東西,沒才能沒天賦的人花再多時間努力與熱情都不可能贏的。叫囂著熱愛籃球的笨蛋永遠都不可能進入天才的領域,這種無用功不是放棄更好嗎?……這些話,都是敦整天掛在嘴邊的真理啊。」
明明是如此溫柔而媚惑的聲音,明明是自己每天都會說的話,用這種方式說出來卻猶如夢魘的詛咒。
「是的我知道,我也認同。所以放棄了,還比較輕鬆呢。」
不…不是的,不可能的…
「我永遠都不可能到敦那裡去,你一定很寂寞吧?」
手掌能夠感覺到胸脯起伏心臟跳動,卻完全不知道他的「心」在哪裡。
「所以我也就只能夠這樣來滿足你了,還是說這樣還不夠嗎?」
冰室的吻從額角慢慢往下,眼睛、臉頰、直到唇邊,麻痺的感覺卻沿著血液流竄全身,彷如甜蜜的糖衣毒藥。
「…不…這樣的小室,還是小室嗎?」
紫原不禁哽咽地抓住他瘦削的胸膛,內裡什麼都沒有。
什麼都沒有,空洞般的身體。
「在這裡活蹦亂跳的小室,愛哭鬼的小室,煩人的小室…到底在哪裡?!」
冰室辰也笑了。
憂藍的光暈下胸口被抓出一道道血色的紅痕,痛覺卻徹底喪失似地,露出依舊姣美的笑臉。
他把脫在大理石地板上的黑色領帶拿起來,然後抬手就束綁於紫原髮際。
視野倏地變成一片漆黑,紫原才發現自己的雙眼被遮蔽住了。
「…已經哪裡都不在了喔。」

視覺被剝奪令紫原身體的其他感官被無限放大,他感覺到臉龐被親吻,耳朵被舔舐…然後就是修長的手指撫摸著賁張的分身,輕輕套弄搔刮,最後被什麼緊繃而溫熱的東西慢慢包覆。
開始從頂端感覺到了熱度,慢慢地整根都沒入在灼熱的緊塞之中,感覺到血脈流動與內壁的震顫令紫原的喘息愈發粗重,濡濕的感覺令他舒服得不由自主地往洞穴深處用力穿插。
聽覺、觸覺的感官變得愈加敏銳,在一片黑暗中只知道自己被冰室緊緊地擁抱著。他整個人都騎坐在紫原身上配合抽插的節奏快速地律動,急促的喘息與呻吟噴吐在汗流浹背的脖頸上。不知道該怎麼辦結果只好用力地抓緊他的腰肢在鎖骨位置上張嘴嚙咬直至嗅到血腥味道,不然陷於黑暗的恐懼感會把他壓垮。

哪裡…都不在了,失去了心的小室。

彷彿到下一秒就要徹底粉碎似的歇斯底里,紫原加快了抽插的速度與頻率,愈發往濕潤的深處挺進,摩擦著溫熱緊緻的內壁激起咕滋咕滋的淫靡水聲在耳畔迴響,碩大的性器不斷貫穿著震顫得扭動的腰部,火熱地推送至最深處,觸發冰室弓起背發出更高亢的嬌吟。

即使進入了他的身體,肆意蹂躪穿插噬咬,也空蕩蕩地找不到他的分毫。

「…因為失去了,所以我只能把我僅有的東西…全部給你。」
紫原敦無法停下激烈的衝刺動作,被性欲操縱的身體渴望快要到達臨界點的高潮,領帶卻突然被什麼東西染濕,滑落在臉龐留下痕跡。
「除了這具身體,我已經什麼都沒有了。」
快感在一瞬間攀升至最高峰,分身挺進頂到最深處爆發出陣陣熾熱的白濁,心卻被流出的火燙熱度狠狠燒傷,烙出印記直至痛覺麻目。
「……這樣子的我,不就是你最想要的麼?」

紫原敦的臉龐被落下的水滴所沾濕。
一滴一滴,既冰冷又溫熱的,飽含著重量的水珠,伴隨著身體沉沒於海的深淵。
泡沫消失在燃盡的空氣裡,記憶化成碎片飄浮四散,意識逐漸模糊…

「不…我並不是想要這樣的小室…」

──最後,他緩緩地閉上了眼簾。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starmoonling.blog126.fc2.com/tb.php/559-e33daf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