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黑籃/紫冰)Time machine 01


※亂七八糟的時間軸。
※很多捏造,人物也許OOC
※第八字母出沒注意,好孩子請繞道謝謝。
※12/12/12日是百年一遇的尼桑.尼桑.尼桑日喔ww
※不過尼桑日過了我都還沒寫完囧…



1.
隔著眼瞼感覺到光。
耳畔傳來一聲聲令人覺得煩躁的呼喚,擾亂翻絞著四周的空氣,那是孩童獨特的稚嫩嗓門在吃力地叫喊,伴隨而來的是小手掌有一下沒一下地在身上拍打,當然那力度對他而言就如搔癢而已。
──好麻煩…小孩子真的好麻煩…被人吵醒也好麻煩…起床也麻煩死了。
紫原敦還沒睜開眼睛眉頭就皺起了紋路,一臉不爽地用寬大的手在半空亂揮,試圖嚇唬走身旁煩人的小鬼。
等等…身旁為什麼會有小孩?
紫原還處於混沌迷糊中的腦袋突然叮噹一聲,響起了一陣怪異的不協調感。
學校的宿舍房間哪裡會有小孩,自己又沒有弟妹,而且床怎麼會變得硬邦邦…那與其說是床,不如說是地板才對。
紫原敦倏地清醒的撐開眼簾,卻冷不防被太陽光直接照射一陣刺痛,立即用手臂蓋住臉龐發出嗚呼,龐大的身軀蜷縮起來在地上猛然打滾,嚇得身旁的小孩立即驚叫。
眼前的大塊頭雖然很可怕似的,卻在做著非常可愛的動作,小孩不禁噗哧的一聲笑了,然後用小小的手掌輕輕撫摸著紺紫色的腦袋,邊用小小的身體為他擋去部份午後陽光。
「大哥哥還好吧?醒來了嗎?有什麼地方不舒服?」
…啊啊…要說不舒服的地方也實在太多了,剛起床的低氣壓、強光刺進眼睛的不適應、明明枕在身下的軟床怎麼變成了水泥地、而且身旁還多了個小孩在吵嚷…啊啦啦──不爽,很不爽,非常非常的不爽,煩躁得快要按捺不住,但在小孩面前又不好發作。
曾經不知多少次因為自己突然誇張的動作或不滿的表情而惹哭小孩子,回想起來絕對不是什麼美好的回憶。每次都要用零食哄哄才能止住哭泣,害他連自己那份糖果都沒得吃,而且哄小孩還超級麻煩…紫原嘆了一口氣,先把自己的煩躁感壓下來吧。
空氣間一刻沉默,搞不好那孩子已經被他嚇呆了,紫原做著最壞的打算,邊盤算著自己的口袋有沒有美味捧,再小心奕奕地將手臂移開…
一雙冰涼的小手突然撫上臉頰,額頭亦碰上他漆黑的小小腦袋。
「應該沒發燒…不過哥哥你的體溫很高呢。」

──咦?!

「吶,還有覺得暈眩嗎?能看到我的樣子嗎?」

眼前的小鬼不但沒有畏怕他,反而蹲下身微笑地貼著他的額頭詢問狀況,因為臉實在靠得太近,所以只能看到小孩那過長的瀏海和另一邊眼角下那小巧的黑痣。

…等等。

紫原敦立即將手臂收起來,然後翻身抱膝坐在地上,用力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瞳孔。
是睡過頭產生的幻覺吧?
再睜開眼,仍然能夠看到他。
這次距離拉開了能將他的容貌看得更清楚,只見他一臉疑惑地歪了歪頭。
可紫原敦卻開始覺得是自己眼睛出問題了。
又想使勁地擦擦眼睛的時候,就被他阻止了。
「這樣對眼睛不好的,大哥哥你沒事吧。」

同樣的語氣,同樣的容貌,卻怎麼也不對…
紫原敦仔細地端詳著眼前的小小身影,被籠罩在巨大陰影底下的他,絕對是小室沒錯。
可是,怎麼小室好像…變小了?
紫原想破了頭也沒有答案,只好直接了當地問他。
「你是小室嗎?」

他又歪了歪頭。
「小室是…?我的名字裡的確有個室字啦。」
「那你的名字是?」
「您好,我叫冰室辰也。」
說罷他還禮貌地點了點頭,可愛極了。
紫原敦卻覺得有點天旋地轉。
用糊塗的腦袋總結一下目前得出的結論吧,眼前的小孩容貌和語氣都跟小室一模一樣,而且名字也一致。但他是個比自己還要小很多的小孩,而小室明明應該比自己大一歲才對的。
現在的情況是小室比平時的小室再變成更小只的而已吧?
那就叫他「小小室」好了,紫原在心裡暗暗決定。
對這個匪夷所思的狀況竟一下子就接受了。紫原敦自我暗示般點了點頭,然後慵懶地從口袋裡拿出美味捧,輕輕撕開包裝。
「小小室今年多大?」
雖然對眼前的大塊頭和這奇怪的稱呼有點遲疑,但冰室還是如實回答了。
「八歲。」
這樣啊…果然是變成小小室了咧。紫原不禁佩服起自己的聰明才智,滿意地咬了一口美味捧,然後遞到冰室的面前。
「要吃嗎?美味捧很美味喔。」
為什麼要吃了一口才問我這個問題?冰室有點汗顏地搖了搖頭。
「不了,我不太喜歡吃零食。」
嗯,連這點也跟小室一樣。
「話說回來,大哥哥怎麼會倒在這裡?最初我還以為你身體不舒服暈倒了。」
紫原把美味捧一口吞吃入腹,這才想起不對勁的不單止是眼前變小了的小室,還有四周已然面目全非的環境。
「啊啦啦……這裡究竟是哪裡啊?」
紫原搔著一頭凌亂的髮,沒精打采地仰望頭頂上澄藍的天空,只見那沐浴在陽光下的,自己再熟悉不過的籃框,那似乎非常接近又非常遙遠的籃球架,耀眼得令人煩悶。
這裡是街頭籃球場沒錯。
而剛才紫原明明是在自己的房間裡午睡才對。
連地點都不一樣了,到底在睡覺的途中是發生什麼不得了的事情啊?

冰室靜靜地觀察著大塊頭的表情變化,從迷糊到煩悶,再到無奈,明明嘴邊還粘著零食的碎屑,言行舉止卻又顯得非常可愛。即使他的身軀在孩子眼中龐大到令人恐懼,但在他身上又完全感覺不到一絲惡意,所以才能安心地靠攏在他的身旁吧。
「啊啦啦…我呢,似乎是迷路了。」
「那麼你要回去哪裡,我能幫忙嗎?」
面對小冰室的疑問,這次輪到紫原歪了歪頭,陷入深思。
「嗯……可是我也不知道自己該回哪裡,怎麼回去…這裡有沒有時光機什麼的?」
「抱歉,我身邊可沒有多拉○夢喔。」
答案想也知道,紫原最後還是選擇站起來,徐徐地伸了個懶腰。他對自己竟然倒在籃球場上這點感到非常的煩躁,為什麼要倒在這個地方呢?如果倒在零食王國裡不就好了嘛。
不過也是託了這個福,才能遇上小小室的吧。紫原低下頭俯視比平日變得更小只的冰室,就算已經站起來的他身高還是夠不到自己的腰,懷裡還抱著那個橙色的籃球,在用不可思議的目光仰望著他。

…太小了,恐怕自己一手就可以捏爆吧。

的確小小室不會出現在籃球場以外的地方,真是的…為何這麼小只還是如此熱愛籃球呢?被他用熾熱閃爍的眼神盯著,紫原覺得怪難受的,不禁別過臉去。
一陣火辣辣的感覺,這還是第一次。
「…有…有什麼好看啦…我知道了,是覺得我很可怕──」
「大哥哥好厲害喔!到底要怎樣做才可以長得像你這麼高?」
紫原的臉頰瞬間變得滾燙,潮紅竄上耳根,不單沒有被身為孩子的小小室所討厭,反而成為景仰的對象了。所以才說小孩真麻煩…
「……我也不知道…大概是多吃美味捧吧…」
原來吃美味捧就可以增高,真是長見識了。
「那大哥哥會打籃球嗎?」

啊,果然又來了。
一聽到籃球兩個字就覺得煩,可小室就是整天都籃球籃球掛在嘴邊,這點就算變小了還是完全沒有改變,真不愧是小室呢。
紫原無奈地仰天長嘆,然後用依舊萬年不變沒精打采的表情向冰室說道。
「球給我。」
橙色的皮球穿過半空的拋物線,在觸球的一瞬間,紫原的眼神就倏地變了。手腳迅速地配合如移動的坦克般強勁而富力量,持球快速而流暢。轉身起跳到灌籃乾淨利落絲毫沒有多餘的動作,力度強得連籃球架也為之震動悲嗚。
籃球在他手中就如理所當然般自由飛翔,又聽命於那雙寬大而厚實的手掌隨心奔騰,僅僅是拿著球站在場中就覺得光芒四射耀目刺眼得連太陽也能夠比下去,跟剛才比完全是般若兩人。
小冰室瞠目結舌地仰望眼前的大塊頭,幾乎連他也看不清的快速動作,宛如巨神兵般的破壞力,簡直興奮到令人混身發抖。紫原敦將籃球拋回他的小手裡,隨即就拒絕了冰室想衝口而出的要求。
「不行,我不會和小小室你1ON1的,太無聊了,而且我會脖子酸。」
「…又沒有試過怎麼知道,你輕看我麼。」冰室被紫原目中無人的話語挑起了戰意,無論怎樣也想跟這個大塊頭比賽,動了動歪腦筋就露出了微笑說道。
「…我知道以我的能力一定贏不了大哥哥的,那就這樣好了,如果你跟我1ON1而且能令我一球也投不進的話,我就請哥哥去零食王國。」
紫原敦嚥了嚥口水,真是個令人心動的條件,小室果然還是小室,無論多少歲那種喜歡誘騙人的性格都分毫不差。
「……哼,我才不要。單是去零食王國可不夠咧。」
「那我帶你去遊樂園玩。」
「…………」
「去了遊樂園一起吃甜點、爆米花、冰淇淋、棉花糖…」
「好啦好啦!小小室真麻煩!」

紫原敦真心無法理解冰室辰也的想法,無論是大小室還是小小室都令人猜不透。明知道就算如何努力也好最後都是落得同樣下場,為何還是不肯放棄總要主動嚐試敗北?那只是徒勞的無用功,難道聰明如小室都不懂嗎?
看吧,開始都十分鐘了球依然連籃框也碰不到,每每一起跳投籃就立即被那雙大手粉碎了機會,一次又一次不斷地重複著,冰室卻依然樂此不疲。直到滿頭大汗喘著粗氣,連小腿都不支顫抖,持球的手始終不肯放開。
到底為了什麼。
紫原敦怎麼想都不明白。
這樣的小室真的很討厭,討厭到令人想一手捏爆。
可下一秒鐘,走神的眼角已經追不及眼前小鬼起跳的速度。
冰室乘著機會迅速轉身跳起,拋投。雖年紀小小動作卻已非常流漂亮,令人咋舌。但始終敵不過紫原的絕對防禦,在半空中的籃球因為手指的干預而偏離了軌跡,只能擊中籃框就被反彈回去。
終究還是以零得分輸了,冰室卻倒在球場中央滿足的露出笑容。
那依舊令人火大到不行的笑容。
「你在笑什麼,明明輸得那麼慘。」
「我不是也說了麼,一開始我就沒想過會贏。」
既然知道必定會輸為什麼還要堅持1ON1,紫原火大得握緊拳頭。
「別糊弄我…就算是小小室也好,再說我捏爆你喔。」
「…嗯,也對,大哥哥不會明白的。」憤怒的低氣壓連冰室都感受得到,可他還是決定繼續說下去「因為大哥哥長得很高嘛,跳也跳得高,亦跑得快,身體素質比我好太多了…我每天必須要仰望才能得見的籃框,大哥哥輕輕一跳就能觸及,那一開始就不是公平的比賽啊。」
「所以?」
「所以我的目標,只是球能碰到籃框就好。大哥哥真的很厲害,一開始我是完全沒有機會的…但最後一球,我還是做到了喔,這樣就已經足夠了。」
冰室臉上綻放的笑容燦爛得令人惱火。
「明明輸了還能這麼高興,小小室是笨蛋嗎?」
那種焦躁的感覺從何而來。
「也許吧,因為我真的很喜歡籃球。」
就算叫囂著熱愛籃球如此令人討厭的話,自己還是不忍去粉碎他的夢想。
「…我最討厭的就是籃球了。」
冰室仰望著紫原敦與身後的籃球架,天空寬敞地無限伸延,景色和眼前的人自然地混和在一起,彷彿他是理所當然的活在籃框下般。
「是嗎?我可不這麼認為呢,大哥哥在籃球架下發光,非常耀眼啊。」
這就是被神選中的人的姿態吧。
「雖然我不知道你為何討厭籃球,也不理解。但只要舉高雙手就能碰到籃框的話,勝利也必然是垂手可得吧?像我們必須仰望跳起才能靠近籃框的人,勝利就需要努力才能獲得。不去用功的話就連籃框都碰不到,正因為得來不易所以成功的話才會這麼高興吧。」
冰室辰也瞇起眼睛溫柔地笑著,說出來的話卻如利刃般劃破紫原的防禦。
「我也很想像你這樣發光呢,要是努力就能夠走到你那裡去的話,我會拚命地打籃球的。希望能追趕上你,那你就不會覺得獨自發光是痛苦孤單的事了。」

每次、每次…都是若無其事地一再挑戰他的底線,然後又引導影響著他的思緒,最後只能投降般的妥協。
所以小室很麻煩,麻煩死了,但又不能不管。

「…真是拿你沒辦法啊。」

突然感覺到腳踝離開地面的時候,已被眼前的紫髮少年一手抬起,架坐在結實的肩膀上,走近青空下的籃球架。
涼風撲面而來,拂過冰室遮蔽著左眼的瀏海,汗水於風中蒸發消失在午後的陽光中。雙眼所及的世界頓時變得廣闊又渺小,而平日遙不可及的籃框就近在咫尺。
連天空都彷彿變近了,冰室興奮得發出了歡呼。
「大哥哥看到的世界原來是這樣的啊?」
「不是咧…現在的小小室可是比我還更接近籃框了喔,摸摸看吧。」
「真的可以嗎?」
用小小的手掌輕輕觸摸著籃框,珍而重之的,是被陽光曬得熱哄哄的金屬質感。
然後伸出雙臂,將手中的籃球投進去。
應聲而入。
「這就是灌籃麼?雖然犯規了呢。」
看不見他的表情,但頭頂上傳來孩童稚拙卻真誠的笑聲。就說小孩真是製造麻煩的存在,猶其是變成了小孩的小室,紫原自覺倒楣。
「……要去零食王國喔,還有遊樂園咧,我要吃甜點和棉花糖。」
「好好好,大哥哥喜歡去哪裡都帶你去。」
冰室張開手抱著紫原的脖子,安心地閉上眼睛。
這麼彆扭又笨拙的溫柔,大哥哥真是太可愛了。

誰知道那雙小小的手掌,在紫原敦的眼中,亦同樣是在發著光。
微弱的,卻又如此堅定的光芒。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starmoonling.blog126.fc2.com/tb.php/560-0f27b8f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