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黑籃/紫冰)Time machine 03


※R18注意


3.
就算嘴裡塞滿了奶油的香草味道,紫原敦還是搞不懂現在的狀況。
眼前的小室輕鬆地繞過如迷宮般的小巷後帶著他來到這裡──幾乎調成黑暗般的昏藍燈光包圍著他,排成一列的椅子放在酒吧長桌旁邊,轉身的不遠處還看到浴於柔和音樂下的綠色台球桌,桌上的台球色彩繽紛得一如過去帝光隊友們的髮色。
一顆顆小小的號碼球,安靜地浮游在翠綠湖面上,反射出宛如身處海底的憂藍光芒,等待持球桿者的投懷送抱。
冰室辰也瞧紫原敦笑了笑,然後走進吧裡示意他在長桌旁坐下,不消一會兒就端出一塊甜奶油香草蛋糕,與環境格格不入的甜蜜的味道漸漸洋溢空氣。
「對不起,沒料到你會來,所以只餘一塊蛋糕了…幸好今晚沒客人,敦想喝什麼?」
「啊啦啦……」
紫原敦翻找一遍腦內的記憶,沒有…自己還真從沒來過酒吧,所以這方面的知識根本為零。
「…什麼都好,只要是小室調的就好。」
「真的?難道我調烈酒出來你也喝嗎?」
若那真是小室開的玩笑,那也只有認了。紫原敦拿起小小的叉子開始解決手上的奶油蛋糕,此時冰室也已經將材料都準備好了。穿著貼身背心黑色西服的他在彷如海洋的燈光下將配料和冰塊倒在銀色的杯子裡,蓋好。然後修長的手指靈巧熟練地將杯子玩弄於股掌,眼簾下長長的睫毛在顫動,染上他姣美的微笑。
那張在紫原敦眼中只覺得虛偽與煩悶的公式笑容。

他不禁皺了皺眉,奶油卻在舌尖溶化出甜香的味道。

舉手、搖杯、拋高、接過,一思不苟如同表演的流麗舞蹈,空氣中冰塊高速搖勻溶解的聲音沙沙劃過耳背。當最後一塊蛋糕送進嘴裡時,他已輕輕將不同顏色的液體傾倒進小小的玻璃杯中,從透明的晶瑩剔透逐漸暈染成跟紫原額髮相同的顏色,最後融和一體。
變戲法一樣美麗的紫色。
「沒有酒精的,和往常一樣。」
「啊咧…小室好厲害喔。」
紫原小心奕奕地拿起玻璃杯,淺嚐一口。葡萄的味道瞬間充斥口腔,骨溜的吞嚥下去,齒間還挾帶著微酸的果糖,刺激味蕾。
這種喝下去又甜又苦的酸澀味道感覺好像在品嚐著小室本身一樣,紫原稍微瞪開半瞌的眼睛,他終於知道怎麼眼前的小室感覺總有哪裡不一樣。
混身散發的氣質與香味,和穿在身上平日不曾見過的西服。
還有,那雙靈活敏捷的指尖應該不是在掌舵著酒杯,而是籃球才對的。

「話說回來,敦。」冰室滿足地看著紫原粘在嘴角的奶油,便輕輕用拇指抹乾淨雪白的凝固,然後自然地舔舐下去「最近怎麼樣,大學生活過得忙碌嗎?」
冰室的舌尖在指間將奶油吞沒,紫原的喉際倏然一陣乾涸。
不──不對,等等?我什麼時候上大學了啊?!

紫原用手托著頭,苦惱地用不靈光的腦袋思考眼前的難題。
「……小室,你今年幾歲?」
「咦,你忘記了上個月才剛過的生日麼?」冰室眨了眨眼睛,然後輕輕撫摸著紫原的頭,將長長的柔軟髮絲都撥亂「過了生日所以是二十一歲了。」

二十一歲?
那還該叫小室麼…?原來這次的小室是變大了咧…
怪不得滿滿的違和感,答案已經呼之欲出了。
「小室…這裡有時光機嗎?」
「抱歉,我身邊可沒有多拉○夢喔。」
冰室大概是以為眼前這永遠長不大的巨嬰在鬧彆扭,撫摸著紫髮的指尖徐徐地移動到臉頰,然後在嘴唇描繪著線條,最後停留在下巴。眼角下的小黑痣在視線前晃動著,明明沒有喝酒紫原卻彷若醉倒似的嚥下口水頭腦發熱。
小室身上好香。
小室的笑容輕飄飄軟呼呼的,雖然完全觸摸不到。
小室的嘴唇貼在耳畔,低沈柔順的嗓音連帶氣息直直噴在脖頸,好癢。

…好奇怪…

「最近很忙碌所以沒見面是我不對,抱歉呢,敦。」
…小室的脖子光溜溜的,有什麼礙眼的東西已然不見了…
「作為補償…手把手教你打台球如何?」
他冰涼的手拂過敞開的衣領,熟練地在紫原敦身後的牆壁取下球桿。

他目不轉睛地看著俯伏於球桌上的背影,貼身的西服在燈光下襯托出優美的線條,從肩膀到背脊,從腰身到臀部。
冰室辰也將紫原敦牽到台球桌前,把手中的球桿分了給他,然後就示範似地彎下腰肢,握著球桿凝聚視線,目光集中於球與球之間的微妙間距,腦內計算著將目標推入洞的最佳軌跡,然後深呼吸調整角度。
「要用白球將所有不同顏色的球都撞進洞裡,但白球本身卻不能落洞喔,這點要注意呢。首先鎖定目標,然後移動球桿的角度與位置,直到認為差不多的時候──」冰室將球桿瞄準白球,迅速地用適中的力度推出去。白球隨著已計算的既定軌道將一顆顆球撞開,最後應聲落洞。球與球之間碰撞的清脆聲響迴旋於半空,修長的手指輕輕調整球桿的尖端,對於一切都如掌握在手的感覺令他揚起嘴角。
「敦來試試看吧,也許這種講究細節的玩意你會覺得有點麻煩,不過蠻有趣的喔。」
有趣?
紫原敦輕輕皺眉,把球撞進洞裡這種玩意真的有趣麼?而且球桿和球都那麼小,搞不好他稍稍用力就會將它們都弄壞掉吧。
就如小室一樣。
紫原回過神來的時候已經被冰室邀到桌前,示意他拿出球桿彎下腰。感覺到冰室貼在背後的身體溫度與手把手地持著球桿的冰涼指尖,他的聲音從耳邊傳來,微笑的嘴唇傾吐著絮語搔弄髮際。挾帶香味的白哲脖頸,簡直就像在宣稱著「我很美味」一樣。
視線不由自主的集中在那漂亮精緻的側顏,冰室隨即苦笑了。
「別看著我,是看著球。」
呼吸開始變得急促,連心跳都不自然地澎湃起來。
當冰室扶著他的手作出行動後,紫原持桿的掌心也跟著用力,可因為並沒控制好力度,白色的球彷若脫韁般在桌上橫衝直撞,將其他顏色的球都野蠻地趕回洞裡。雖然沒有任何技術可言,但那的確是紫原敦的風格。
順應本能地橫蠻無理,粗暴的直截了當,卻又令人無話可說。
「敦幹得真不錯啊,只是力度可以放輕一點。不過…」桌上的球還在進行著騷亂般互相碰撞時,紫原敦的視線已鎖定在眼前的瘦削身影上。指尖倏地捉緊在他面前顯得幼小的手臂,拉扯然後就是壓倒,被海底的深藍光線浸泡著的冰室辰也上半身被擠躺在台球桌上,表情卻仍舊帶著面具般的遊刃有餘「似乎敦的心思並不是放在打台球上呢。」
那是當然的吧,不過這一切都是你的錯喔,小室。
「…別再糊弄我了啊。」
為何還要扮演著兄長的角色,為何要假裝不知情地誘惑人,為何誘騙人後又要露出虛假的偽裝微笑,其實你的內心渴望著什麼呢?
「你對所有人都會這樣做嗎,小室?」
灼熱的視線猶如近距離地觀察著動物一樣。
「不會。」冰室辰也緩下笑容輕聲回答,然後抬起手將紫原過長的額髮撥開,終於能夠看清楚露出認真神情的眼瞳「我只會對敦這樣做,也只允許你這樣對我。」
「為什麼?」
「因為想知道,敦是否需要我啊。」
冰室的手輕柔地撫摸著臉頰、鼻尖、眼角…然後在唇邊打圈。
血液隨著心臟與呼吸的配合快速地流動著,匯聚於身體的某一處。
氣氛在不知不覺間凝滿了交叠的溫熱與喘息。
「…小室你是笨蛋嗎?」
紫原敦將身體俯前,臉貼近冰室的額角,雙手捉緊著肩膀彷如抓住獵物的巨熊。感覺到彼此吐息的熱度,腦袋已經開始被什麼別的東西支配了。
「不過看來,敦的身體比嘴巴誠實多了。」
說罷冰室用雙手抱住紫原的脖頸,主動獻出親吻。
嘴唇急不及待地像噬咬般的互相摩擦吮吸,柔軟和溫熱的觸感令紫原身體倏地躁熱起來,靈活的舌尖敲開牙齒後乘虛而入,熟練地舔撩著口腔抽走其中的空氣,換來一陣香草蛋糕的甜味還充斥在齒間。舌頭被強迫著動起來讓紫原有點不適應,但他很快就重整架勢並且反擊,和主人相同充滿力量的舌迅速攻破冰室的防禦,伴隨著劇烈的喘息是嘴巴被橫衝直撞的力量佔據,一如紫原推出的球般毫無技巧卻被徹底征服。
「…嗯…嗄……等等…」
唇瓣在片刻分離後又再緊密貼合,不成聲的話語瞬間吞沒,耳畔的柔和音樂早被喘息的心跳聲與接吻吸吮的間奏所幅蓋。紫原寬大的手掌撕扯地解開了西服和白襯衣的鈕扣,粗糙的指腹在白晢的鎖骨上不安份地游移撫摸,脖頸上再觸不到那條象徵束縛的金屬項鍊與戒指,竟然覺得意外地不習慣。
舌尖與舌尖在交纏撩撥,融和後無法吞嚥的唾沬從冰室嘴角溢下,當空氣都被吮吸與令人窒息的甜膩完全抽光後,冰室用牙齒輕咬紫原濕潤的嘴唇,示意結束這個吻。
分開的一剎銀絲還戀戀不捨地纏繞在雙唇之間,缺氧後拚命喘息地呼吸著空氣彷如在深海溺水的魚,眼眸一睜開就被近在咫尺地漲得通紅的臉顏侵襲了整個視野,濃重的吐息與熱度徘徊在二人之間。
一抬頭,視界就闖入一抹紫藍,像空洞的玻璃杯裡的晶瑩剔透慢慢被顏料傾倒充滿。
紫色的額髮、紫色的眼睛…冰室辰也抿嘴笑了,他似乎已經被這紺紫色毫無間隙地包裹著、暈染著,精緻的玻璃變成了他的顏色。
冰室將嘴唇貼近他的耳朵輕輕低吟。
「吃了蛋糕也不夠?」
「…不夠。」

「似乎光投餵嘴巴還不行呢…」
冰室傷腦筋地苦笑,一邊將修長的手指輕輕滑進二人交叠著的下半身,伸入紫原的褲胯中摸索下去,將已凝聚著熱度的硬塊握在手裡,溫柔地婆娑。眉眼間笑意慢慢加深,小巧的舌尖輕舔被吻得紅腫的唇瓣,那張色情的臉足夠令人理智崩潰。
「這裡也很餓吧?我也很想知道敦的美味棒…是什麼味道呢…?」
指尖閑熟地上下套弄,輕輕按壓,然後感覺到體積逐漸膨漲,瞬間變得粘濕。
「會好像奶油一樣嗎?」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starmoonling.blog126.fc2.com/tb.php/561-2aff8ca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