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黑籃/紫冰)接觸二十題

-為了慶祝紫冰動畫人設終於面世(口胡)
-之後還陸續會有其他命題的短篇,請多多關照~
-各種各樣設定的紫冰都可能會有
-po主是社會人更新速度詭異請見諒,留言或會令速度變快點(滾粗)

以下正文


唯有這件事,絕對不能讓你知道(KISS)

「能和我接吻嗎?」

一絲嘆息被吹拂而至的風帶走,消失在秋田冬日的午後太陽裡。
縱使隆冬的陽光充沛而溫和,但卻不足以溶化地上的嚴寒,白雪彷若厚實的被子般將大地完全的覆蓋,而萬物就在被子裡進行著休眠。
然而睡不著的話,該怎麼辦。
他用冰冷的手指輕輕撫摸那張臉龐,將略長的紺紫色頭髮撥開繞至耳朵後,一張少有地露出認真表情的端正輪廓就慢慢地俯首湊近。先是閉上了顫動的眼簾,然後感覺到溫熱的氣息噴吐在皮膚上的每吋,再而就是彼此鼻尖相抵相互取暖。
他的嘴角悄悄地爬上一抹不易察覺的笑意之後,就微微地張開,迎接來臨的另一張唇瓣。
把空隙填滿,貼合然後輕輕摩擦。
乾燥的破皮劃過表面,疼痛刺激內裡濕潤的熾熱交纏。
呼氣的間隔嚐到一陣甜甜的水果糖味道,也許連指尖與視界都滿溢了糖果雨。
黏稠綿密的鼻息連同水聲一起在空氣爆破,音頻從耳朵直達心臟。

──砰通砰通。
那是只有自己才能夠清晰地聽到的聲音。
而在這個小小的世界裡,只有那把聲音不停歇地鳴動著。

這大概就是接吻。
可卻又不是接吻。

「吶──吶小室仔,今天有進步嗎?」
嘴唇分開後他如此詢問,一邊彎下腰用雙手抱住冰室的肩膀。
冰室辰也思考了一會兒然後瞇起眼晴,不客氣地將整個身體的重量都託付在眼前的大傢伙身上,冬季的溫暖陽光灑下來總讓人想睡個午覺,可是雪反射的光線太刺目了連眨眼都覺得困難。
「嗯……敦覺得呢?」
「別糊弄我啊,就是這樣的小室仔最讓人討厭。」
冰室吃吃地輕笑起來,聲音小得幾乎聽不見他的話語。
「誒…討厭的話就算了,不跟你繼續接吻的練習好了。」
「…這可不行,要是拒絕我的話即使是小室仔也要輾爆掉喔。」身軀龐大的紫原敦只需簡單地背靠著太陽,就能將抱在懷裡的人完全包裹在自己的陰影中。
午後的瞌睡蟲就像是病毒會傳染人一樣,這下連紫原都開始覺得睏了,本來就瞪不大的眼睛現在更加只餘下一條硬撐的縫,被呵欠的淚水擠滿流出。
「今天我也不害臊地好好主動提出接吻了啊,所以應該有進步的襃獎吧?」
「那你想要什麼?美味棒?薯片?水果糖?還是巧克力?」
冰室辰也無視紫原眉頭間充斥的不滿逕自猜測起來,他想敦應該所有東西都吃過一遍了所以根本不希罕,那麼這大孩子想要的東西究竟是什麼呢。
反正什麼都好,唯有自己是不可能的。

紫原敦的眉頭緊皺在一塊,嘴巴微微抿著,用即使很睏但仍然努力地表現出煩躁嫌惡的神情如此嘆息,還希望有人體諒一下他的痛苦吶。
「…不要,我全都不要。小室仔真的好煩,簡直麻煩死了。」
「既然我那麼麻煩,為什麼不去找別人?想做接吻練習的話,其實誰都可以吧?」
這只是單純地嘴巴觸碰嘴巴的動作,倘若不把任何意味加諸予以在上的話,也就是誰人都能夠做到的事。
難道所謂的接吻不就是這樣麼。

「…小室仔不是很擅長嗎,接吻這種事。」
對誰都可以做,對任何人都能夠輕易做到的話,那就是擅長的東西了吧。

「這種感想還真是令人愉快不起來啊,敦。」
無論是誰不管對象都能接吻這種事,根本就已經不是接吻了吧?
那只是一種偽善罷了。
冰室辰也閉上眼瞼,陰影底下連光線也幾乎被遮蔽住了,睡意只更濃重地襲來。
「因為這個理由就來找我做接吻練習的話,我還真的覺得有小小失望了啊。」

「那你認為是什麼理由。」
紫原敦歪了歪頭問道。
「因為我是個很會照顧還會包容學弟的好前輩吧。」

冰室波瀾不驚地翹起嘴角,意料之內的低氣壓立即從上向下襲來。
「…我真的會輾爆你喔,小室仔。」
「抱歉抱歉,都是玩笑別當真。」


──是的,我到底在期待著怎麼樣的答案?
抑或,我是在害怕聽到什麼回應。
冰室辰也舒服地閉上眼睛,在懶洋洋的午後享受著紫原敦充滿糖果味道的懷裡那溫暖與安穩,彷彿能夠擁抱整個世界般的寧靜。
這個固若金湯的懷抱如果去擁抱別人的話,自己又能夠怎麼樣呢。

「吶…敦,你跟喜歡的那個人告白了沒有?」
「……」
「既然還沒有告白,卻在跟我做著接吻練習,就算是多可愛的女孩子,知道後還是會不高興的喔。」
「喜歡人家的話,還是早點告訴她,然後跟她甜甜蜜蜜地接吻的好,不是麼?」
「你在自說自話個什麼勁啊小室仔。」
雖然冰室看不見,但他已然猜想到紫原現在的臉,一定不耐煩地通紅透了。

真的好可愛。

這麼可愛的敦,在一個月之前的那天放學後來找他一起去便利店,就在途中他悄悄地告訴他,我好像有喜歡的人了。
吶小室仔…我看見這個人的時候就好想一直跟他在一起,他難過的時候我想陪在他身邊,他不在的時候就好想去找他,他給我的零食是世界上最好吃的…半夜夢中看到他的話早晨起床還會弄髒床單,這樣子的話就是喜歡了嗎?
那時候是怎麼回答他的,腦袋一片空白什麼都不記得了。
啊…好像是笑了笑,然後說。是喔,想不到連敦也開始想談戀愛了。

「這很奇怪嗎?」
「不奇怪,敦現在正值青春期嘛,這年紀的男生有性慾很正常。」
紫原在冰室的口袋裡摸到了一根美味棒,高興地撕開了包裝袋就吃了起來,一邊吃一邊道「那我該怎麼辦?我好想和他在一起喔。」
「跟她告白吧,我想只要是敦的話,那孩子一定會答應的。」冰室茫然地看著他將美味棒慢慢吞沒在嘴裡,喉嚨沒來由的一陣乾涸,喉結上下滑動。

陽光下的敦,是如此的,耀眼。

紫原察覺到他的注視,突然向下歪頭俯身。
「小-室-仔在發呆~」
空氣中撲面而來是紫色的香甜味道。
冰室暗忖幸好在對上那雙紺紫色眼瞳之前就迅速別開了視線,他不禁握緊拳頭,笑逐顏開「不,我是在想啊…哪個孩子能夠令敦如此入迷,她是個怎樣的人?」
「他呢………」紫原將餘下的美味棒全數吞沒,想了想後雙手抱胸,嚴肅認真地思考「是個外表很溫柔但其實很麻煩的人,又愛哭。」
「這樣啊…她是性格比較懦弱的孩子囉?」
「啊啦啦才不是呢!」紫原皺起眉,斜眼望向冰室,在不易發現的瞬間嘆了口氣。
「相反,是個超愛逞強的人。」
太陽在枝椏的狹縫間漏落下一地光暈,將結冰的地面照得發亮,紫原不禁用手揉了揉被光線刺目的眼睛,一邊困擾地說道「我不知道該怎麼告訴他,因為他一定不相信的,而且……」
「而且?」
「聽班上的女生說,和人戀愛的話,必定要親親的啊。可是我又不懂怎麼親吻人,不小心有點用力將對方捏碎了怎麼辦…」
冰室想像了一下紫原描繪的場景,倏地捂住肚子失笑了。
「哈哈哈…敦的話也的確是個大問題呢!」
「所以才想問你咧,畢竟小室仔你是個萬人迷海歸子女啊,很有經驗的吧?」
冰室呆滯了一下,隨即苦笑了起來「是因為這個原因才來找我商量麼?」
「嗯。還有班上的女生都說,好想被小室仔親吻什麼的,技術一定很捧。」
你到底是在讚賞人還是在損人的啊。
「呃……除此之外,還有別的理由嗎?」
步進便利店就是一陣強勁的暖氣,紫原趁機將鼻涕使勁地吸回鼻子裡,邊瞧冰櫃的方向邁進,將一盒冰棒捧在手裡跟其他零食一起結帳。
「沒問題嗎?這種天氣還吃冰棒,敦會受不了的吧。」
「小室仔這麼輕看我的話,小心我輾爆你喔。」說罷紫原已經在漲鼓鼓的袋子裡搜捕了剛才買的冰棒,冒著步出室外接近零度的寒氣咬了一口「新口味真好吃!」
明明冷得連鼻涕都在流,紫原對於零食的執著還真是令人敬佩。冰室默默地凝視著他吃得津津有味的側臉,一陣奇怪的鈍痛感莫名湧進心胸,連帶酸溜溜的感覺在腦海暗自交鋒。
在你眼中的我原來是這樣的啊。

不過經冰室連番深思熟慮最後還是忍不住將他吃得正歡的冰棒用漂亮而快速的連環假動作搶奪過來,連同裝滿零食的袋子一併藏在背後。
「…啊咧?!小室仔好壞,快點將冰棒還我!」
「這種天氣吃冰棒會壞肚子的,我得沒收。」
最重要的零食和冰棒都一同被冰室搶去,紫原不耐煩的瞬間就進入了魔王模式,怒不可遏地抬起長而有力的手臂就搶,其力量與速度都絕對不是開玩笑的。即使冰室已然是身經百戰的幹架高手也被那霎眼間的氣勢所壓倒,腿反射性地迅速向後退去。
卻冷不防腳下就踏上結冰的水洼。
被突然的滑倒動作所驚嚇,重心不穩失去平衡身體就向後倒下,看著映在瞳孔裡的紫原敦表情由憤怒變成恐慌的那一秒,像電影膠片的慢速播放般既短促又漫長,冰室不禁輕輕抿嘴失笑。
自己到底是在幹嗎,明知這樣會令他生氣,卻似乎偏偏想惹火他。
因為心有不甘麼?或是妒嫉呢?更甚也許是一份小小的報復亦說不定。
就在應該感受到後腦與牆壁親密接觸的痛楚之際,意料之中的痛感卻沒有降臨。頭頂被柔軟而寬大的手心完全包覆,卸去了大部份的衝擊力,只感覺到驚訝過後的空白眩暈。
倒是紫原承受了幾乎兩個人的重量的手被夾得一陣麻痺,但總算靠另一只手撐著牆壁而緩和了衝力。情景卻變成了紫原用雙手將冰室牢牢地鎖在牆壁與巨大的身高之間,而浴在陰影下的冰室仍然不服輸地將零食袋藏在身後的窘境。
真是,糟透了好不好。
形勢反而比剛才更嚴峻了,就浸淫在這互為沉默的空氣當中的節骨眼上,耳畔先聽到的是砰砰作響的心跳。
然後就是他微弱地吁了口氣的聲音。
相距為零的身體緊貼在一塊,只有倏然變得悶熱的微風輕輕通過,感覺到他的手臂逐漸收緊,鼻息慢慢接近,用居高臨下的目光俯瞰觀察著自己的一舉一動,然後…
「這就是搶奪人家東西的下場,小室仔活該。」
冰室辰也咬緊下唇,不語。
「就說快點把冰棒還我,那是我的東西。」
握著冰棒的手似乎有點顫抖,可冰室卻不由分說地將藏在身後的手挪出來。當紫原以為他已經投降準備奪回的時候,他就突然將手中的冰棒一口吃掉。
毫不猶豫地,彷彿聽到冰棒就在冰室辰也口腔裡溶解的聲音,啪吱啪吱…
那一定是來自地獄的旋律對吧。
而他的臉龐則露出了得到最終勝利的幸災樂禍的笑容。
「唔…果然味道真不錯呢…」
冰室心頭因為窘困與不甘的悶氣在瞬間得到了釋放,想著抬頭得意地望向紫原敦會有什麼反應的時候,冰涼的嘴唇就被一片溫熱覆蓋,貼合噬咬然後又快速地分離。
眼前是紫原絕望而放大的臉龐。
耳畔砰砰的心跳聲彷彿被人點開了音量,在半空迴響。

「……都吃不到了!小室仔欺負人!!!我還要吃啊!」
而明明那個「吻」根本沒有一點技術與愛情的含量,純粹是食慾與洩憤而已。
他應該知道的,然後應該加以嚴厲糾正才對。
可是…

「敦,果然不懂接吻。」
紫原呆滯了三秒,終於意識到他說的是怎麼回事後使勁地忍耐著自己憤怒到顫抖的雙臂。好吧,被人無辜地搶奪了正在吃的冰棒,明明拯救了幾乎要滑倒的對方結果冰棒卻被吃掉了,想咬他的唇嚐一點冰棒的味道還反而被他批評自己不懂接吻…
是誰都會想抓狂的,何況那個人是紫原敦。
偏偏在眼前的罪魁禍首冰室辰也仍然露出純淨的微笑。
「接吻應該是這樣,才對的…」
當紫原感覺到領帶被突如其來的強勁力度拉扯,重心與腦袋一同向前傾斜,然後冰室的嘴唇便能不費吹灰之力地貼合上來。首先用力地吮吸唇瓣,接著被迫張開嘴巴,感覺到舌與舌在濕潤火燙的口腔內重重交纏,唾沬相遇交融,空氣被一瞬抽空…舌尖還殘餘剛才的甜膩冰涼觸感,令他不禁粗喘著氣貪婪地反攻品嘗。
直至彼此都呼吸困難。

「…小室仔,我還是不懂。」
「那要再來練習一次嗎?」
「嗯,我要。」

深呼吸,閉上眼,然後唇舌纏繞,互相交換空氣,最後缺氧中毒。
紫原在接吻的間隔,嘴角微微揚起,寬大的手心將冰室燙熱的臉頰包裹,細細撫摸那小巧耳垂的話,還能聽到他呢喃的微弱抗議,然後唇瓣就會傳出被噬咬的痛感。
果然是個愛逞強又麻煩的傢伙。

「小室仔…好像快要溶化了。」
紫原輕閉的眼睛睫毛顫動,心臟砰砰作響,他好喜歡這種感覺,於是悄悄加深了這個吻。
唯有這件事,絕對不能讓他知道。
被小室仔知道的話,他一定會覺得我是變態,離我而去的吧。
我才不要跟他分開咧。

「敦,練習不能分心的喔?」
冰室自然地將身體向前緊貼,分開雙腿騎坐在紫原龐大的身軀上,腰線彎曲,環抱著他脖子的雙手慢慢收緊,血液隨著吐息在急速地奔騰,給冰冷的身體注射熾熱的溫度。
那到底是在練習,還是在享受其中呢?
唯有這件事,絕對不能讓他知道。
被敦知道的話,一定會覺得這樣利用他的信任來欺騙他的我非常嘔心吧。

開始感覺到缺氧的暈眩,可貼合的雙唇還沒有分開的打算。
午後陽光隨著上課的鐘聲開始慢慢緩和。
午休結束,第五節課已經開始了吧。

算了,管他呢。


不是戀人的接吻練習仍然在繼續。
只有我喜歡的人就是你這件事,無論如何絕對不能讓你知道。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starmoonling.blog126.fc2.com/tb.php/567-b1619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