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黑籃/紫冰)Ring, Basketball or me?



(此為CWHK36紫冰無料的全文,當日感謝大家支持)

淅淅瀝瀝地下起了雨。
仲夏嚴酷的太陽被完全遮蔽在巨大積雨雲的懷抱裡,失去了她的光芒與熾熱,雨水挾帶著轟隆的雷電和呼嘯的強風,霸道地將原本正火熱進行中的街頭籃球比賽強制中止了。所有健兒都敗興似的發出感嘆,然後趕快收拾細軟避雨。
直至籃球場上只站著他一個人。
習慣似地偷偷目送義弟和他的隊友們離去,當滂沱雨絲連他們最後一抹身影都沖蝕消失,他依然沒有挪開腳步,任由冰冷的雨水淋濕髮尖衣褲。
冰室辰也微笑,水滴流過臉頰滑落後頸。

大我長高了不少啊,連身高都要輸給他了吶。
不知道現在的他籃球打得如何了,不過看起來生活應該相當不錯吧?
他的身邊已經有能夠理解他和他好好相處的隊友了,大概已經不再需要我了。
我到底是來幹什麼的呢?擔心他會寂寞會變得軟弱的自己,真的像個笨蛋一樣。
自以為是的人,不是別人,正是我自己吧。

冰室將手心中的戒指使勁拉扯,束綁的感覺令他有點窒息,脖子被摩擦得有點通紅,好想就這樣把它摘下來丟掉,可是心頭始終捨不得。
是的,捨不得。
捨不得放棄大我這個弟弟,抑或捨不得放棄哥哥這充滿優越感的稱號和地位?
冰室將拉扯的力度愈發加重,彷彿想用項鍊就此將自己的存在徹底捏碎。
他想起那天亦是下雨,想起阿列克斯對他說的殘酷話語,想起那個竟然妒嫉弟弟的才能而不禁憎恨起來的,藏在微笑外殼下懦弱又醜陋的冰室辰也。
果然即使到了現在,還是無法歇息妒忌的心情。

這樣的哥哥,大我還會露出笑容伸出手臂欣然接受嗎?
雨水沙沙的聲響迴繞耳畔,冰室舉頭仰望筆直地落下密雨的灰暗天空,高處的籃框空蕩蕩的,明明彼此相距很近卻又遙遠得令人絕望。
既然如此害怕面對結果的話,為何還要特意來找尋他。
感覺到心臟噗通一聲地,緩緩下沉……
隨著雨,淅瀝淅瀝地…
沉下……沉下……

直至頭頂上的籃框被一抹紺紫色的腦袋所取代,他才倏地瞪大眼睛。
身體被籠罩在巨大的陰影之中,他紫色的髮絲被雨水沾得濕漉漉,落下的晶瑩停泊於右眼角處,又悠悠地流轉而下。本想伸出手將他長長的頭髮撥開,但看到那張幾乎瀕臨爆發邊緣的表情便猶豫地停止動作。
「你聽不到我在喊你喔,室仔?」
紫原敦一旦轉換為魔王模式,就算是勇者也不見得能贏。
更何況,冰室辰也根本不是傳說中的勇者,他只是個可悲的平凡人。
「剛才比賽終止的時候就叫你去避雨了,連背包都幫你拿了,你到底在幹什麼啊?」
是啊,我到底在幹嘛?
冰室辰也抿起了嘴,想到淋著雨地顧影自憐起來的他,就覺得可笑。

「……偶爾淋雨也蠻不錯的好像。」
「室仔你是笨蛋嗎?你就這麼想生病喔。」
紫原卻懶理他呆滯了半拍的反應,已經將自己的上衣脫下來罩在冰室頭上,然後把他緊抓著戒指的手指關節輕輕鬆開,牽起提腳就在雨中奔跑。
「…Sorry, Atsushi.」
「啊啦啦,室仔很少主動道歉的耶。見到那個怪眉毛不是應該高興麼?你是因為他才來這裡的吧。」
「呃……雖然也有一點點是因為想見大我,但我來這裡還是因為想打籃球啦。」
「室仔就只知道打籃球,還要把我牽扯進來,害得我們現在一起淋雨了,真是讓人火大。」
「所以我不就道歉了嘛…I’m so sorry.」
牽著的手稍微用力了一點,紫原沒有回頭望冰室,他只覺得雨打下來非常煩人卻又無法撥開,混身濕淋淋卻又火辣辣的。是因為奔跑的關係嗎?不…這不可能,他明明連氣都沒有喘一聲。
只是,看到冰室在雨中擄著戒指凝視遠方的背影,就莫名地感到煩躁與不安湧上胸口。
他皺起眉頭,那份強烈的不快直至現在還沒消失,那張仰望籃框的落寞的臉怎麼也揮之不去,在腦海既頑固又任性地盤旋,即使閉上眼睛仍然無法忘懷,就如他本人一樣叫人煩悶。
獨自淋雨,怎麼喊也不回應,還要人擔心照顧,不自覺地露出一副失落的樣子…想起就覺麻煩死了。
可再煩還是無法把他拋下不管。
水花飛濺連腳踝都濕透,綿質襪子貼在球鞋裡怪難受的,所以當他們終於走到附近公園的休憩亭避雨時,紫原立刻就把鞋和襪子都脫掉了,光著腳丫地,又擅自把冰室的都一拼脫光。
「等等!…敦…」
「悶著不脫出來會臭臭的喔,室仔。」紫原將徹底濕了的鞋襪放在一旁,然後頓了頓,把罩在冰室頭上的自己的上衣取下,開始用它擦乾冰室的頭髮。
…咦?
「敦,我自己來就可以了。」冰室想閃避卻又逃不過紫原強壯的臂展,想伸出手掰開又被拍回去,最後無可奈何地接受著紫原粗暴又不控制力度的揉搓,感覺自己的頭似乎成了敦手上的一顆籃球般。
「……室仔還是別再拉扯項鍊比較好,脖子會痛的喔。」
放在頭頂上的手力度漸漸減少了,冰室不自覺地摸摸被勒緊的紅腫處,一陣刺痛襲來。
剛才明明還感覺不到痛楚的。
冰室愣了半晌,然後忍俊不禁地失笑了。
「謝謝你,敦…這就是你安慰人的方式麼?」
「才--才沒有!室仔你好煩!!啊~真是麻煩,早知如此我就不聽你的話來了!」看不見紫原現在的表情,但大概是在害羞吧,連揉搓著頭髮的大手也有點不穩。他將上衣扔到一旁,巨大的身軀挪動到冰室身邊的位置坐下,然後就互相陷入了沉默般安靜地看著外頭的雨。
雷陣雨依然陰魂不散地哼唱著充滿水氣的交響樂,沙沙的聲音輕輕撩撥耳朵,冰室斜眼瞄了瞄身旁的紫原敦。高挑的身材在脫去上衣後更顯得健壯,胸膛與小腹都有長期運動鍛鍊而成的均勻肌肉,剛才挽著他奔跑的肩膀與手臂亦有著天賦般的臂展與線條,連並排在一起的腳踝,長度與腳板的大小都有明顯的差距。
冰室不禁看得入神。
在他眼前的那個人,擁有著令人無比羨慕的身體與天資,簡直就是個天生的籃球員。
這就是被選中的幸運兒與普通的平凡人之間怎樣也無法跨越的強烈對比,那是自己再努力也無法得到的東西。就算對籃球的熱愛投入得再多也好,比任何人再努力練習也好,仍然不可能趕上的,殘酷的現實。
就跟大我一樣。
Don't expect life to be fair.
然而,你也妒嫉他嗎?

「…室仔?」
「咦…啊……啊啊…」冰室終於意識到自己凝視著紫原的身體入迷是件多麼不好意思的事,他避開紫原純粹的疑問目光,臉頰似乎出奇地有點發燒「剛才,想起一些以前在美國的事。」
「跟那個怪眉毛和籃球有關麼?」
「…為什麼這樣覺得?」冰室對紫原敏銳的直覺相當驚訝,只見他抬起手臂,巨大寬闊得有些嚇人的手掌伸到眼前,然後手指卻輕輕地撫摸下眼角,彷彿在確認冰室的淚痣是否還在似的。
「因為室仔又露出了那張討厭的表情……好像想哭的樣子噢。」
「…不會哭喔,我不是那麼軟弱的人呢。」
「誰知道。」
紫原敦低頭俯視著他,又開始覺得有點莫名的不甘。心臟比剛才奔跑的時候跳得更快,然而他卻完全不知道問題出在哪裡。是因為看到室仔的表情麼,還是因為肚子餓了呢?
他又皺起了眉頭。
為什麼要如此在意那個怪眉毛,為什麼總要抓著項鍊和戒指不放手,為什麼對籃球如此熱愛,為什麼……明明我都聽你的說話了,你還是要露出那副表情呢?
束綁著你的戒指、看到就煩心的籃球、永遠也不肯透露半分的內心…
紫原敦最討厭的就是落敗,況且還敗在最討厭的東西手上。
要是覺得不甘心的話,放棄眼前那個麻煩的根源不就好了?

可是,紫原敦卻邊婆娑著冰室辰也濕潤的臉頰,邊笑著說。
「…作為今天的賠罪,室仔待回一起去便利店買零食吧,我要一箱美味棒吶~」

那種既火辣辣,又覺得有點酸,咬下去還苦苦的,卻又品嚐到絲絲甜蜜的味道,真是世上任何零食和美味棒都無法比擬的,只屬於室仔的味道。
總有一天絕對要把你徹底吃掉,紫原敦用舌頭舔了舔乾燥的嘴唇,如此暗忖。

--THE END--

FREE TALK:
祝賀黑籃二期十月回歸!!現在一想到十月就不其然非常期待!因為等了那麼久終於能看到會動的室仔啦!!啊~~我家室仔真的好可愛好可愛好可愛好色氣好工口喔!當然小敦也超可愛的!陽泉花園的妖精們都最萌了!一想起室仔用滾爺的聲音說話和打籃球…還有哭哭什麼的,我就要捂幻肢了(住手
作為動畫二期的預熱,想出個紫冰無料送給大家,要是看得高興就好了!w
希望二期開播後會有更多人喜歡紫冰,更多人壯哉我大陽泉花園!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starmoonling.blog126.fc2.com/tb.php/573-81c1e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