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黑籃/紫冰)去天空樹約會之前


R18注意

「哈……哈……」

窗外是淅淅瀝瀝的雨聲,輕輕地拍打著玻璃沖洗成一片模糊的雨幕。
彷彿是天上佈下了結界,將外界與室內完全徹底地隔絕了似的。
一直在路上淋著雨狂奔而來,兩人早已經氣喘如牛,身上的衣服亦已經濕漉漉得滴出水來,貼在身上冷冰冰的奪取體溫使得人一陣難受。
「啊啦啦…家裡似乎剛好沒人,室仔進來吧。」
「嗯…打擾了。」
冰室首先在玄關禮貌地脫鞋,然後便小心奕奕地踏上了台階,始終還是把敦的家給弄濕了非常不好意思,而且…
看見紫原敦一動不動的背影,冰室立即露出了苦惱的表情。
「對不起…敦,把你硬拉去打籃球,還淋雨了…」
還是沒有搭話,他生氣了嗎?
「…這一切都是我不好,真的對不起。」
冰室再稍稍放軟了聲線,果不其然聽到眼前巨人的嘆息聲,然後只見他抓了抓被雨水淋濕的紫色頭髮,水花在半空中飛濺過來,滴在臉頰。
紫原敦不耐煩地轉過身,突然走過去,揉了揉冰室辰也同樣濕透的額髮。
「真──是的!!室仔你到底要站在這裡多久?快點進來!把衣物都脫下來去洗澡,要是你感冒了,找誰和我上天空樹啊!」
冰室驚訝地凝望眼前彎下腰的巨大身軀,隨即噗哧地失笑了。
「室仔你笑什麼?」
「敦你還打算去天空樹嗎?」
「那當然啊!還有吃甜點自助!室仔你和我約定好一起去的啊!!」
看到紫原鼓起臉頰不滿地抱怨的樣子,他知道自己又一次被眼前的大小孩所包容原諒。冰室拍拍他的肩,然後幫他將上衣刷的一聲脫下來。
再把自己的脫下來後,肉帛相见的二人面面相覷,又不好意思地別過相交的眼神。怎麼感覺身體和耳根都在發燙,臉頰也似乎有點發燒。
第一次來紫原敦的家。
第一次在他的家洗澡。
冰室辰也蹲在超大號的浴缸裡,不斷用熱水淋頭,希望能夠讓自己稍稍冷靜一點。不知道敦會怎麼處置自己的衣服,一想到這裡就禁不住身體的燥熱。
冷靜,冷靜下來,現在的重點不是和大我重遇了麼?
數年來爭持不下的勝負終於有機會再次作個了斷,不是該高興的麼?
可是……

冰室回頭向擺放戒指的置物處望去,戒指在室內閃爍著暗啞的光澤。
心頭又倏地冷了下來。

「室仔~我把替換的衣服拿來了。」
「咦…啊,謝謝。可是敦的衣服我應該不合身…」
「不~是啦,那不是我的,是我哥的衣服啦借給你了,他跟你差不多高的放心吧。」
不是敦自己的衣服…一瞬間冰室辰也露出有點失望的表情,卻又隨即搖了搖頭。
到底在期待什麼啊……
穿好替換的衣服後,冰室就立即讓出浴室給紫原洗澡。雖然紫原猛說著自己已經把身體擦乾了不用洗這麼麻煩,可冰室還是半推半擠地把這小巨人趕進了浴室。
「不去洗個澡我待回就不和你去天空樹了!」
「誒……室仔你真的好麻煩。」
雖然嘴裡抱怨著,紫原還是乖乖地進了浴室,並吩咐冰室先去他的房間坐下。
就在紫原沖澡的期間,冰室百無聊賴地鋪起今晚要在這裡借宿的床舖,然後又仔細地端詳了一遍紫原敦的房間。
好整潔,東西都收拾得蠻整齊的,連珍愛的零食都分門別類地放在不同位置,而且好多可愛的零食小贈品。
敦的床很大,大概是為了讓他睡得舒服,床舖的空間非常足夠。枕頭是淡淡的紫色,冰室凝視了片刻,猶豫再三最後還是輕輕躺了上去。
好舒服。
軟呼呼的,和敦的擁抱一樣的感覺。
然後冰室辰也偷偷地伸手抓住紫色和深藍色相間的格子床單,閉上眼睛嗅了嗅。
那是充滿了敦的味道的床舖。
冰室瞇起眼睛笑了。
這裡有他生活著的氣息啊…

啪嗒──

一聽到門外傳出的腳步聲,冰室就立即嚇了一跳地慌張起來。
不可以被敦知道自己在睡他的床舖,不然絕對會不好意思到一句話都說不出來的。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間他急中生智地立即爬起來抄了桌上的手機,一將手機貼近耳際,紫原敦就打開房間的門進來了。
雨還在窗外肆無忌憚地下著。

「啊……找我有什麼事?」
感覺到紫原悄聲地關上房門,攝手攝腳的慢慢走了過來。
只要一直假扮通電話大概就能糊混過去了,被問床單為何亂了就說尋找手機時弄亂的就好,冰室暗暗地吁了口氣回復了冷靜,卻冷不防發現紫原敦龐大的身軀在不知不覺間愈貼愈近。
體溫又開始迅速攀升。
臉龐愈靠愈近,冰室只好微笑地假裝看不見他。
「嗯…嗯。是說今天的事嗎,真的很遺憾…」

紫原敦的眉不禁一皺。
因為聽不到電話中傳出的聲音,所以臉龐又再貼近了一點。
感覺到彼此的髮絲交纏在一起,感覺到他臉頰的溫熱,感覺到他呼吸的不自然,感覺到他認真而不滿的視線緊盯著自己的手機,感覺到……他的手已然用力地緊緊圈住了自己的腰。
好熱…好熱。
得冷靜下來。
可是還抿起了嘴,似乎他開始生悶氣在鬧彆扭。
好可愛。
想不到敦這麼可愛啊,一絲惡作劇的心在蠢蠢欲動。

「我們改天再約好嗎?就我們兩個人。」

冰室保持著戲謔的微笑。
下一秒卻感覺到脖頸被人用嘴巴大力地吸吮,然後彷彿報復似的咬了一口。
嗚……
冰室努力地保持著冷靜和笑容,可紫原的大手已經開始不耐煩地爬進去衣領間撫摸他的胸口與胯間。他的大手手指尤其有力,擰揉著胸前的紅蕊很快就立起來了,放進褲襠的手也不安份地沿著姣美的人魚線向下掃,然後握住了冰室的弱點。
啊…不行,不能讓他稱心如意。
冰室用手肘作出反擊,可是弱點已然被握在掌全身乏力,當紫原開始用力地上下套弄時,冰室立即忍不住變了聲音。
「等…等等…」
紫原敦的臉又緩緩地貼近了手機,像近距離觀察著冰室害羞的反應般,一邊上下其手地將他的褲子扒下,愈發血脈賁張的分身在雙手揉搓下已經昂然挺立。
「哈…哈哈……等等……不要…敦!」
「室仔在跟那個奇怪眉毛通電話麼?那不行,我可不許喔。」紫原敦的眼神露出野獸般的危險光澤,那是想將眼前人徹底獨佔的侵略宣言「室仔是我的喔,只能是我的,不會讓給別人的。」
說罷手指已然用力地翻攪著後庭的穴口,同時亦按住腫脹的分身不停地撫弄。
好舒服…卻又好羞恥。
冰室已然裝不下去了,他倏地放下手機仰頭呻吟,腰肢已不自覺地配合抽送而扭動,汗濕的腦袋一頭栽進敦的寬敞胸膛中,聲音悶悶地作出了投降「抱歉……敦,我沒有在和大我通電話喔,只是裝出來的啦是假的……所以放過我好麼?」
「誒…放過室仔?可是室仔不就是想我這樣麼?不然幹嗎要騙我啦?」
感覺到敦的胯間已經充滿了熱度地搭起了大帳篷,冰室耳根都被染紅了,放軟了聲音「我啊……第一次來敦的房間,覺得不好意思嘛…嗯嗯…原諒我好麼?」
用手輕輕摸上去,卻變得愈發腫脹了,熱度正在不斷攀升,室內的喘息聲已經完全蓋過窗外的淅瀝雨鳴。冰室辰也知道自己大概是在玩火,可是連自己都已經忍不住理智崩潰了,又還有誰能夠阻止呢?
紫原伸進去擴充通道的手指增加了,並愈發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使冰室禁不住弓起背叫出了聲。熱度迅速地凝聚於一點,肉體之間開始了摩擦與碰撞。
他的氣息撲面而來,冰室辰也安心地徐徐閉上眼睛,接受紫原敦溫柔卻又霸道的,挾帶著薯片與糖果味道的吻。慢慢地沈沒並深入佔據他的一切,將他強行地染成屬於自己的顏色。
猶如在美麗的透明玻璃高腳杯中,注滿紫色的甜膩水果酒般。
明明辛辣刺鼻卻又齒頰流香,令人愛不釋手。

「室仔今天好任性喔,又擅自更改約會地點跑去打籃球,又和我不認識的怪眉毛不知在搞什麼,又讓我被雨淋得濕漉漉的,還要拿手機當惡作劇故意哄騙我……我要好好懲罰你喔。」
碩大熾熱的分身一旦進了穴口,就毫不猶豫地長驅直進至最深處,然後深埋在那個人的軀體之中,滾燙得快要使他窒息。
「啊哈……等……敦,不去天空樹了?」冰室辰也用力抓住紫原寬闊的肩膀,開始享受體內被用力磨擦而產生的極致快感,前端已然被套弄得黏稠稠的,濃膩的白濁霎時間濺滿下腹。
「會去的啊,做完就去了。」紫原敦咬住他燙熱的耳朵,吮吸了一口。

「之後還要去吃甜點自助喔。」
「你啊…現在不是已經在吃了麼?」
「啊啦啦──是嗎?那我就不客氣了!」


-END-
這是27話EDC後超雞血的半夜深井冰產物。
現在的我只能抱著官方大腿,大吼一句「官方真的迫死同人啊!!!」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starmoonling.blog126.fc2.com/tb.php/574-3cb79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