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黑籃/紫冰)紫原敦和冰室辰也的交換日記 01


1.
陽泉籃球部的監督荒木雅子小姐,現正在眉頭深鎖,雙手抱胸地重重嘆了口氣。無論是五官或是氣質都絕對能稱得上是美人的她,為何露出這副煩悶的表情?
說真的,她最近真的很苦惱。
不是因為冬季盃輸了,也不是因為籃球部經費長年不足,更不是因為在東京遇到當年打男籃的那群混蛋。這些問題只要看開了,也都不是當務之急。
看著籃球場上從冬季盃回來後就變得很不對勁的陽泉雙皇牌,荒木雅子又頭痛了。
這兩個混帳小子到底搞什麼飛機啊?!
也不過是輸了場比賽,也不過是比賽途中吵架揮拳動手而已,這種事在高中男生間不是再正常不過的嗎?然後過兩天就會忘記前事繼續打籃球嘻嘻哈哈地幹蠢事才對的,畢竟也就是單細胞的高中男生嘛。
可是現在卻完全不對。
自冬季盃回來後,那兩個小子就經常故意地避開對方,說話也拐彎抹角得鬧彆扭似的,但有時候又忘我地呆望對方,情況嚴重得已經影響表現了。過往會縱容給他買吃送他零食的景象幾乎都消失了,感覺他們是好想互相配合卻因為某些問題而裹足不前…的感覺?
原因是還在糾結比賽的那一拳嗎?
但不對,他們早就沒在意了,而且感覺也不像是記仇要報復什麼的。
荒木雅子想破了頭都找不出他倆之間存在的問題根源,但現在卻已到了刻不容緩的地步了…三年生在冬季盃後已經引退,作為新一年籃球部的發展核心,他們必須要快點克服過去,不然將來對整個籃球部的士氣和表現都會有很大影響,作為過來人的她對此非常明瞭,僅僅只是一點兒的芥蒂便足以左右比賽的輸贏了。
似乎不能再放任下去了。
而其實現在籃球部已經在為這件事終日惶惶不安,隊友們都因為雙皇牌的失常舉動而開始擔憂,繼而影響整體的練習質量,亦因此搞得士氣低落…
無論如何都要盡快解開他們的心結!

但是,用什麼方法才好呢?


「紫原和冰室,過來!」
某一天的放學後,荒木雅子在練習還沒開始前就先把紫原和冰室叫進空無一人的部室,然後用極強的氣勢拿著竹刀與他們對峙,在劍拔弩張的空氣間沉重地緩緩說道。
「你們兩個人,還有作為陽泉籃球部雙皇牌的自覺嗎?」

冰室辰也愣了片刻,立即回答「發生什麼事情了嗎?監督。」
竹刀卻倏然落地發出響亮的聲音。
「還問我發生什麼事情?!我倒是好想問你們之間到底發生什麼事了!有何問題你們難道不是最清楚的嗎?少給我糊弄過去了臭小子!」
「啊──啊,小雅子好煩…我餓了去吃美味棒…」
「去吧,去了你就不用回來了,連同冰室也一起不用回來了!」
然後紫原敦的腳步就突然停下了。
果然有古怪,荒木雅子能如此確定的原因,是因為如果這情形發生在冬季盃前的話,紫原一定會毫不猶豫地揚長而去,即使身旁的人是冰室也好。
紫原敦本來就是個不會受任何人拘束的,既我行我素又目中無人的小屁孩,就算冰室對他如何百般遷就安撫也不會改變這個事實,遺憾地一定要說理由的話,就是在紫原眼中的冰室根本就不比自己強。
「我只會聽比我強的人的說話。」
只有這個原則,無論如何他都不會讓步。

可是現在,那個從來不把他人放在眼內的紫原,竟然會因為冰室破壞了原則。

「……我好累,小雅子快點說。」
「敦不用勉強自己也可以的,不喜歡的話就離開吧。」
「哈?我什麼時候勉強自己了,室仔你也太自以為是了好麼。」
「但你不是想走嗎?那就走吧沒關係的。」
「…………」

於是二人又再次陷入了互相對抗的詭異沉默。

啊啊──又來了。
荒木雅子都快要頭昏腦脹了。
連冰室都變得很奇怪。
平日如果紫原幹出任性闖禍的事他最多就只會微笑而已,與其說是縱容不如說根本沒有把敦的反應放在心上更合適,也就是並不在意他的一舉一動。送零食什麼的,大概也只是投其所好而已。
他從沒有在任何人面前顯露過真面目。

可是現在,那個原本並不在意人反應自認為性格相當成熟的冰室辰也,竟然因為紫原的話語而鬧起了彆扭。

這到底是好事,抑或壞事呢?

雅子用手揉了揉太陽穴後清清嗓子,兩個人亦隨之一震。
「夠了!我不管你們之間到底有什麼紛爭,但現在情況已經影響籃球部的士氣,也令其他隊員困擾和不安,新舊世代交接期對籃球部而言有多敏感相信你們自己都清楚,所以如果到最後仍找不到解決方案的話,那就沒辦法需要我出手了…」
「咦…」
面對監督突然變得愈發嚴肅的語氣及表情,和她在背後準備亮出來的東西,紫原與冰室都已面面相覷作出了最壞的打算。到底會是狼牙棒、還是木刀,抑或金屬球棒?是想狠毆他們一頓,還是叫他們互相幹架啊?
嚥了嚥口水。

誰知,在腦海中料想的東西卻都沒有出現。
但反而令他們睜大眼睛啞口無言。

噠噠噠登登!
荒木雅子手上亮出來的不是什麼武器,而是封面上寫著「交換日記」的硬皮本子。


等一下?
交換日記?!
而且是用秀美的毛筆字寫上的,紫原敦和冰室辰也的交換日記。

「啊啦啦…喂喂…小雅子,你知道現在是什麼年代麼?」紫原敦捂著肚子直接笑出了聲「手機都能互發訊息的今天竟然還想到交換日記這種東西,你果然是老了──」
即使是硬皮書放在荒木監督手上都能成為殺人凶器,紫原敦又一次用教訓換取的親身驗證。就在他發出哀慟的同時,冰室適時地插話了。
「那個…監督……what is it?」
「冰室在美國沒有交換日記這種東西嗎?」荒木雅子又忘記了外地的文化差異,略加解釋「嘛…簡單點說,就是兩個人每天都要輪流寫些生活日常或者心情剖白在裡面,那樣的話對方就能在日記中了解到你的生活情況和心思,而你的想法也可以同時傳達給對方知道。那算是互相溝通的一種方式吧,讓你們更加了解彼此。」
「但正如敦所說的,現在用手機都能溝通無阻了,寫這種日記真的有用嗎?」
荒木雅子隨即露出嘲諷的表情,非常有當年不良少女的風範,令他倆為之一驚。
「別少看古老的舊方法啊混帳小子!你們所說的手機短訊當然是非常方便沒錯,可是說到底也只是對著冷冰冰的畫面打著公式化的文字而已,既沒面對面的接觸也沒實則東西留下的這種虛浮訊息能有多少用處?可是書寫的文字可不一樣,你們寫下的筆跡已經能夠反映你當時的心情,曾幹什麼都能留下微小的痕跡讓對方發掘,這種樂趣可比手機短訊親切而實在多了。」
「這種女孩子氣的東西真~麻~煩!小雅子當年一定是用這方法哄騙男生的…」
抬手又躲不掉一陣毒打,她徐徐地說道。
「那時候我們的確也是依仗這東西才能將團隊關係打好的。籃球跟其他運動不同,講求的不單是你們的個人表現,團隊之間默契和信任比一切技巧來得更加重要,我不管你們曾經接受怎麼樣的方針教導,」她用富有深意的眼光盯著紫原,續說下去「但在陽泉所重視的就是如此,只有彼此合作無間互補不足才能發揮銅牆鐵壁的最強力量,尤其是你們即將要肩負帶領陽泉的使命,這點無論如何都要記住。」
「也就是說…」
「從今天開始,你們每天都要寫一篇交換日記,用以促進雙皇牌間的默契訓練,也是為了消除你們之間的隔閡。要是被我發現你們給我糊弄過去沒有認真寫的話…」
荒木雅子拿起竹刀揮向紫原鼻尖,惡鬼的氣勢撲面而來「你!收藏在儲物櫃的零食全部充公!籃球館裡出現的一切零食都一概沒收!」還沒等紫原發出不滿的叫嚷,接著又將竹刀指向冰室「冰室的話,身為前輩有照顧後輩的責任,做不到的話懲罰加倍,將來所有練習賽都不能上場!而且二人的訓練量加五──倍!」
完全被截中了軟肋的二人瞬間沒有了反駁的聲音。
似乎是認命了。

將交換日記交給冰室之後,荒木雅子面對著新學期的正選編配嘆了口氣。
雖然不指望這方法能有什麼用處,但總比什麼都不做好吧?

接下來,就看他們的做化了。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starmoonling.blog126.fc2.com/tb.php/575-b6d37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