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黑籃/紫冰)紫原敦和冰室辰也的交換日記 04


R18描述有請注意

4.
今天的第二體育館裡也依然充滿著球鞋摩擦著地面的聲音。
儘管期末考已然迫近,陽泉籃球部在冬季盃也無法凱旋而歸,加上三年生的即將引退,在各種各樣不明朗的因素之下隊員們卻仍然繼續著每天的艱苦練習。
要說士氣沒有受到影響那絕對是不可能的,但當福井健介久違地出現在籃球館後聽到後輩們朝氣蓬勃的敬禮與躬身,就覺得情況似乎也沒想像中糟糕。
最近福井一直放不下心來,連溫習都無法順利地進行下去,思前想後還是決定來籃球部探望一下隊友並乘機打一會兒籃球吧。畢竟太久沒有接觸籃球手感都有點生疏了,而且雖然他從來都是嘴硬不饒人的個性,但其實只是刀子口豆心。
跟隊友們逐一打著招呼,解開拘束的領帶然後傾聽令人懷念的籃球拍打節奏,手心熟悉的粗糙質感一如以往地令他舒暢,轉身跳躍後就是正中目標的清脆投籃。
然後他就停止了動作。

等等,他覺得有點不對。
作為當事人的兩個目標人物,怎麼都不在這裡?
氣氛似乎也有點怪怪的…
當福井開始四下張望找尋線人的身影時,體育館的門被吱吱喳喳地打開了,只見劉偉領著一軍們氣喘如牛地進場小休,福井倏地覺得狀況愈來愈古怪。
「劉!」
「哎呀,那不是福井嗎?今天是吹了什麼風兒阿魯。」
長著一張狐狸臉的劉偉瞇起細長的眼睛露出頗有深意的笑容,福井不禁用手肘撞了撞他的肚子,一副「還需老子明言麼」的嚴肅表情,劉偉了然於心似的先吩咐其他隊員作自主練習再將他拉到球場的角落。
還是在比較安靜的地方好說話點。
「那兩個笨蛋在哪?怎麼都不見他們,是監督不在直接偷懶了?」
「紫原好像是被老師叫去了所以還沒來,至於冰室……」
「冰室怎麼了?」
劉偉傷腦筋地嘆了一口氣「他自己一個人在部室阿魯,狀態似乎不很好…整天都在發呆像魂魄飛走了似的,渾身上下散發著引人犯罪的費洛蒙,我怕不好好看管他會出亂子令籃球部所有血氣方剛的男生都抓狂地衝進廁所,所以叫所有隊員都出來練習和跑圈發洩精力,留他自己在裡面沉思人生了快點多謝我吧阿魯。」
「多謝你什麼?」
「真過分阿魯,我可是遵照你之前的吩咐好好守住了陽泉籃球部的貞操了阿魯。」
福井健介不禁扶額,自己真是年紀大了嗎怎麼完全跟不上他們說的話。
「貞操什麼的別亂說啊,你小子前輩不在了就連日文文法都全忘記了嗎?!」
「才沒有阿魯!我是說真的…剛才冰室神不守舍地進來時就已經一票人看著他那張憂鬱帥哥臉了,直到他把校服脫掉又找不到替換衣物光著上身滿場跑的時候已經有隊員忍不住阿魯!最大的危機是,紫原敦這大魔王聖騎士還正好不在耶那不是大好的機會麼?!要是我不在讓冰室落單了還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血案阿魯…」劉偉頂著煞白的神色憂心忡忡地說。
「血案是什麼意思?」
「他們的那裡,絕對會被冰室徹底秒殺的,一丁點兒連再次抬頭的機會都沒有阿魯。」
福井聽著心裡毛毛的,一邊估算著這錐心泣血的痛楚一邊捂住了自己的胯下。
「冰室他有那麼可怕嗎怎麼沒聽說過…」
「他可是百人斬阿魯。各種意義上都是個百人斬呢阿魯!」劉偉重重地點頭。
福井健介暗忖,中國人也知道百人斬的意思嗎?
「先別說這個了…我進去看看他吧。最近籃球部的狀況我也知道了,我和大猩猩都被這件事搞得無心向學,要是害我們考砸了就給我全切腹去吧!你們這群混帳,連這種小事情都辦不好怎麼讓我們安心把籃球部交付下來啊!」
福井健介一邊揉著頭髮向劉偉抱怨卻又一邊舉高雙手拍了拍比他高27CM的後輩的肩膀,力度明明大得令皮膚發燙但莫名地令人覺得安心。
「現在來幫你們收拾殘局,給我感恩戴德地記著一輩子!」
「…辛苦了,前台就交給我吧。」
劉偉撫摸著發麻的肩膀黯然地凝望那嬌小的背影消失在視線裡,他覺得自己開始明白紫原敦的心情…剛才那一瞬間連口癖都忘記加上去,真是完蛋了阿魯。

然後,這下該怎麼辦呢?
在後輩面前誇下海口的福井,關上門後看到縮在部室的陰暗角落仍然光著上身散發出強烈低氣壓的冰室辰也這斯光景,反而心裡又沒有底氣了。
腦海突然盤旋著劉偉剛才說的那句話:冰室是個百人斬阿魯。
百.人.斬。
福井嚥了嚥口水,沒事的…我可是大前輩,心情再糟糕都不敢向我動手的吧…
他攝手攝腳地不發出一絲聲音慢慢接近目標,就在幾步之遙之際,他的腳似乎踩到了地上的某種東西。硬硬的、是長方形的…
抬起腳丫低頭一看,倏然就發現了地上的硬皮本子。
福井小心奕奕地拿起來仔細端詳,那被自己曾經踐踏在腳下的本子油膩膩的還傳來一陣調味料的味道,內頁還掉下了餅乾的碎屑,怪噁心的…翻過封面才發現用毛筆字大咧咧地寫著的標題,這差點令福井忍不住噗哧地笑出了聲。
這就是傳說中令劉看完怒髮衝冠仰天長嘯令大猩猩看完哭著淚奔繼而崩潰的彷如宇宙大爆炸般神秘又充滿殺傷力荒木監督想出來的死亡筆記…啊不對,是紫原敦和冰室辰也的交換日記!
終於有機會一睹真面目了,福井強行壓下了湧出來的笑意,成功地沒有令眼前的當事人發現自己的存在。他早已好奇這本日記的內容,線人們都說得如此驚天地泣鬼神就像名著一樣該名流青史,自己不親眼看一遍豈不是吃大虧了。
抱歉啦~窺覬你們的隱私是非常不正確的沒錯,而且看完被冰室知道的話搞不好也會讓自己的弟弟以後都抬不起頭來,但這一切後果似乎都敵不過它近乎禁果般的神秘魅力。
福井沒有任何猶豫,找了一個令自己舒服的姿勢坐下來後,就決定老實不客氣地翻開了本子。

結果一翻開,他就後悔了。
最令人驚訝的不是紫原的食物殘渣,也不是冰室那接近鬼畫符的潦草英語,而是…


╳月○日
今天在等室仔來飯堂的時候,遇到猩猩仔了。
他告訴我,我應該將心裡想說的話想傳遞的意思毫不隱瞞地坦誠說出來,這樣的話室仔才會知道我的所想,才能冰釋我們之間的誤會……什麼的。
我們之間有什麼誤會嗎?
我不知道,好像有,又好像沒有。
我好像搞不懂室仔想要什麼,室仔也搞不懂我想要什麼,這算是誤會麼?
好麻煩…好煩躁好想捏爆掉…但不想這樣子繼續下去了。
我要知道室仔想要的是什麼,也要讓你知道我想要的是什麼,所以還是決定聽猩猩仔的話一次好了,雖然他的話通常都不太中用。

真的,只要是室仔能做到的都可以嗎?
那麼,我就只想要室仔嘛~
紫原敦

抱歉…今天放學後被人攔住了,例行公事。
這次大概就五個人,不多戰鬥力也不強我很快就完事了,要你久等真是不好意思。敦的成績原來這麼好簡直出乎我的意料啊,猶其是理化連二年級的方程式都能破解真的太厲害了!
我發現其實我一點兒都不了解敦呢…
這樣子的我作為搭擋,似乎有點失職了。

而且…
「想要室仔」是,什麼意思?想要我的什麼?
冰室辰也

╳月○日
室仔好遲鈍啊!!!!
遲鈍仔遲鈍仔遲鈍仔!!!
雖然我也不太明白…但我就是想要室仔嘛~
就算現在天天都陪著我買零食打籃球睡午覺,我還是覺得不夠咧…
我好想要室仔。
想室仔變成永遠只屬於我的東西。
想室仔的眼中只看著我,只在我面前露出笑容,只和我在一起,即使畢業後也能夠抱著你睡覺。
我要怎麼做,室仔才能變成我的東西?
紫原敦

敦好過分啊,竟然說我遲鈍什麼的…
現在不是已經都陪著你了嗎?無論朝練還是放學後,連晚上都在一起溫習了,這樣還不夠?我知道敦很寂寞,希望有好朋友在身邊陪伴,可是太過分依賴是不行的喔,無論對你我都好這都不是一件好事。
而且「變成只屬於我的東西」什麼的……這種玩笑,可不能隨便亂說的。
那該是對自己喜歡的人才能說的話,不然會引起誤會的啊。
知道嗎?所以以後就別這麼任性了。
冰室辰也

╳月○日
啊啦啦啦啦~~~~~所以我才說室仔你好遲鈍仔!!!
為何我怎麼說你都不明白,好想捏爆啊~這麼遲鈍又固執的室仔!
已經不想再跟你說話了,好討厭好討厭!
竟然還說會引起誤會什麼的……
室仔真的好討厭嘛……

難道室仔根本不喜歡我。
紫原敦

今天連正眼都不望我,只丟下交換日記就跑掉的敦…
放學後沒來說一起溫習,晚上也沒有來房間蹭床…
好不習慣,整晚都睡不著了。
好想去找你,可是又怕你還在生氣。
我喜歡敦,我真的好喜歡敦的。
大概是無論跟你做什麼都可以的那種喜歡吧。

可是我對你的喜歡,和你對我的喜歡是不一樣的。
我不能污染你對我純粹的好感,所以才說出那種對你而言很殘酷的話。
這真是羞恥得叫人難以啟齒的事……本來我是打算一輩子都不說出來的。
所以無論如何都希望你不要討厭我好嗎?
冰室辰也

╳月○日
沒有搞明白的人是室仔啊!啊啦啦~我都快要把美味棒吃光光了!
但是吃什麼都沒有味道,好痛苦…
只要想著室仔的事就什麼都吃不下,怎辦啊…
我到底要怎麼說,室仔才會知道呢?
嗯嗯~就這樣吧。
既然室仔對我的喜歡是,跟我就什麼都能做的程度。

那我想跟室仔嘿咻。
我想親吻室仔,咬住室仔的耳朵舔舔室仔的乳頭。
我想拿著室仔的小雞雞揉搓到粘糊糊,然後將室仔的裡面完全填滿,讓室仔啊啊嗯嗯的叫起來,哭著求饒希望我慢一點深一點,然後射出來。
我想室仔含著我的小雞雞舔舐,讓我發洩在口裡。
還想用甜奶油塗抹在室仔的身上整個吃掉。
這樣子的事也可以跟我一起做嗎?
紫原敦

Wait, Wait……Oh my god!
這種事…這種事……敦你是從哪裡學回來的??!!!!!!

╳月○日
一早就知道了,只是室仔把我當成笨蛋哼。
小學就看到哥哥們躲在一起看的AV,峰仔也每天都帶著工口書,連劉偉仔也不時被我撞破在電腦上的獨門收藏。
只是一直覺得對這沒什麼興趣還是零食比較好吃所以才不說也不多看。
可是最近開始就變得不同了喔~
會去借劉偉仔的工口書看,然後就幻想室仔被我壓在身下緊緊的抱著插進去,好舒服地扭動的樣子。
接著小雞雞就自己抬起頭來了。
也不知道怎麼辦才能夠讓它軟回去,只好繼續想著室仔擼,直到射出來。
從沒有告訴過你,因為總覺得要是說出來,搞不好室仔以後就會逃跑掉了。
我喜歡室仔,好喜歡好喜歡。
是比零食蛋糕都想吃掉你的那種喜歡。
是想緊抱你然後和你做愛的那種喜歡。
是想保護你讓你不再哭泣的那種喜歡。
是想這輩子都和你在一起的那種喜歡。
寫著寫著現在小雞雞都開始腫脹得有點痛了,肚子又餓…
零食也吃不出味道,室仔不足得要死了,火大過頭整個人都變得好奇怪,你給我差不多一點噢…
紫原敦

福井健介閉上眼睛,合上書本,然後不禁深呼吸…整個人倏地彎起了腰死命捂住嘴巴把噴濺而出的笑意強忍下去,差點就要笑出了聲音。
──這是什麼東西啊啊?!等等怎麼劉那混小子和裂下巴猩猩都沒警告過我那是十八禁的交換日記啊!不對不對不對,這已經不是交換日記了完全徹底地變成慾求不滿的交歡日記好麼!明明最初都是「今夜月光好美」的程度怎麼一下子就變成活春宮了啊喂?!要是被猩猩和荒木監督看見絕對會氣憤激動到心臟病發死翹翹的吧?他們兩個一定小命不保以後真的會抬不起頭來啊啊啊!!
即使心裡暗暗地罵了好幾遍去死可福井還是忍不住洶湧澎湃的笑意。
看不出原來敦這傢伙也可以那麼直接了當地求愛的啊,太直接到簡直可以把場景輕易想像出來的程度,現在他總算是明白了冰室意志消沉的原因了。
自己眼中細心餵養著的小孩子突然長大還反咬自己一口的感覺,真是令人百感交集又驚慌失措吧。不過其實那也只是冰室單方面的自欺欺人而已,紫原敦聰明且擅長裝傻之處,他和其他人在很早之前就知道了,甚至可以說由始至終唯一沒發現的人就是冰室自己吧。

然後現在該怎麼辦好呢?
要將這本罪證交給監督好呢,抑或趁聖騎士還不在的時候好好跟後輩談談人生呢?這本交換日記的內容若被其他人知道的話可會引起非常嚴重的後果吧,這裡可是作風保守的日本喔?男人和男人之間還不能光明正大地結婚接吻的地方啊!而且還是嚴謹的教會學校還只是毛都沒長的臭屁小鬼,至少要有這一點的覺悟可不能隨便把十八禁本丟在地上的啊混蛋!
福井苦惱地扶額,果然無法坐視不理。
他們必須要好好接受懲罰才行。

於是福井健介不動聲息,果斷地掏出了手機。

「怎麼樣了阿魯?」看到福井推門而出,劉偉還沒來得及問個詳細,就聽到嬌小的大前輩站在球場中央用與身高完全不一樣的洪亮聲音作出了命令。
──今天練習到此為止,收拾場館後就可以全員解散。
看著隊友們興高采烈地作鳥獸散,劉偉不解地彎下腰露出詢問眼神,卻只見福井揚了揚手機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
「這種事情,還是由當事人來親自解決比較好,所以把所有人都支開去然後讓出他們的決戰場地就行了。接下來的部分,就看他們自己了。」
「日記,都看了阿魯?」
「啊,話說回來…這種看完會讓人隔三天三夜都完全吃不下飯看不下書只想瞧他倆往死裡毆的高能宇宙黑洞級生化危險品,我已經處理掉了…恐怕他們也不再需要這本交換日記了吧?只要能好好地坦承相處深入了解的話。」
待人完全散盡,福井便跟劉偉作最後檢查,確保所有非戰鬥人員迅速徹離後才悄悄地將城門關上。
「深入了解什麼阿魯?」總覺得福井的話別有深意,劉偉瞇起眼睛。
「這是秘密喔,如果不想被百人斬和超大型巨人搞得以後都抬不起頭來,還是識相點的好。」
前輩只能幫你們到這裡了,福井健介望門輕嘆。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starmoonling.blog126.fc2.com/tb.php/581-d92d7a9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