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黑籃/紫冰)馬卡龍的魔法


陽泉紫原+帝光紫原X冰室的3P,R18慎入



「咦…只有福井和裂下巴猩猩在阿魯。」
「等等誰是猩猩啊嗚嗚…」
「劉,對前輩可不能這麼失禮,就算是事實也別說出來啊。」
處於隆冬極寒的秋田陽泉高校,在即使外出也只會受到無情風雪摧殘的休息日裡,籃球部的首發正選們決定還是留在宿舍的被爐吃火鍋比較實際,何況今天有來自中華的劉當家負責膳食。

現在的問題是,碗筷和火鍋都準備好了,人卻少了兩個。

「美味棒星人和海歸帥哥去了哪裡阿魯?」劉偉歪了歪頭問。
「不知道,反正他倆經常一起失蹤…大概是去了便利店?」岡村百無聊賴地按著電視機的遙控。
「劉你叫一下他們試試?也許只是在房間睡著了。」福井聚精會神地打著遊戲連頭都沒有抬一下。
劉偉嘆了口氣,一邊感慨自己明明如此高大英俊什麼時候竟成了老媽級別的角色,一邊便瞧房間的方向喊起話來。


房間的另一端,冰室辰也躲在被窩睡得正甜。
今天是難得的休息日,平時總會去做長跑練習的也因為下大雪而沒法成行,而且昨晚看畢籃球比賽都已經三更半夜,既然只能留在宿舍不如爭取寶貴的睡眠時間。
嚴冬的刺骨寒風從窗戶狹縫闖進室內,即使開了暖氣仍然覺得冷冰冰的,他不自覺地將身體縮成一團,可還沒如願就突然被人抱在懷中。
那是一個非常寬闊而溫暖的懷抱,比室內供暖更令人眷戀的,屬於人類的熾熱體溫。舒服得讓冰室不由自主的埋頭蹭了蹭,發出如貓咪般滿足的軟膩聲音。
對方也似是回應地加重了力度,長而強勁的手臂緊緊圈住了他的腰背,將他整個人都包覆於巨大的陰影之中。冰室感覺到他柔軟的髮梢撫上臉頰,然後一陣馬卡龍的香甜味道溢滿空氣。
那鼓熟悉的馬卡龍味道愈來愈近,感覺到鼻尖的氣息已噴在他的臉龐,嘴唇被柔軟的交疊吸吮,甜滋滋的香氣連同舌頭一起注滿口腔,溫柔而不可拒絕的吻逐漸加深,令他發出無力的求救呢喃。
「嗯……敦…等等……」
只是…感覺好像跟平日有點不同?
冰室辰也緩緩地張開眼睛。

眼前人衣領的位置竟然還繫著領帶,而且…是錯覺嗎?似乎連衣服的顏色都不一樣。
水藍色的襯衣和領帶。
比平時稍短的紫色髮絲。
親吻的隔間冰室倏地清醒了,瞪大眼睛立即推開眼前的人。
「…啊啦啦,痛…」
「你是…敦?」
突然闖進來的入侵者歪了歪頭「嗯?是喔。」
可是怎麼感覺好像…變小了?
而且他身上穿著的,並不是陽泉高校的校服。
仔細一看,襯衫上的胸章顯示出「帝光」的字樣…
咦?

「你是…初中生?初中生的敦嗎?!」
「對喔,有什麼問題嗎?」
問題可大了好麼,為什麼初中時代的敦會出現在這裡,這絕對是什麼整人節目或是騙局吧,不然就是他在做夢了。
就在冰室辰也打算抬手用力捏自己的臉頰時,身後卻有人立即出手抓住了他的手腕。
「別這麼無情嘛室仔~」
不知不覺間自己的雙手竟然被他禁錮了,冰室露出焦急的神色用力掙脫,可身後的人卻絲毫不為所動,力度顯然壓倒性地比他更強,令他完全動彈不得。
「…別鬧了…!」冰室咬牙轉身一看,卻發現另一個敦出現在他的眼前,正無辜地俯視著他。
冰室辰也呆了半晌,沒了動作。
「我可是對小哥哥很好奇喔~啊啦啦,眼角下有點東西是什麼?能吃嗎?」穿著帝光制服的紫原敦露出天真無邪的笑容,一邊瞧冰室右眼角下的淚痣舔了一口。
「誰批准你舔室仔了啊…不可以喔,不然就捏爆你啊。」穿著陽泉制服的紫原敦做了個鬼臉,一邊張嘴向冰室的鎖骨咬下去「室仔可是我的食物。」
「捏爆了我的話,你也不可能存在了呢。一起分享的話,如何?」舌頭從眼角慢慢移動到耳朵,惡作劇般吹了一口氣後便舔舐上去「反正我也餓了~」

這是怎麼回事?!
在冰室辰也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兩只紫原敦卻已達成了共識一樣,開始對他上下其手起來。鎖骨與耳朵這雙重的敏感點被啃咬著,令他的大腦倏然當機一片空白。
只知道,現在在他的被窩裡有兩個紫原敦,而他們同時發起了「一起吃掉室仔吧?」的大作戰。
等等,自己怎麼可以就此坐以待斃!
「WHAT…!?你們就不用徵求我的意見麼!」冰室辰也再次扭動身體掙扎起來,腿立即成為武器向後一踢,只見敦無辜地喊了一聲痛,然而身下的動作卻愈來愈老實不客氣,抬手就解開了冰室的皮帶將大手伸了進去。
「咦…是室仔你先邀請我的啊,你這麼可愛地蹭進我懷裡,我當然也要好好溫暖你喔。」粗糙而修長的手指熟練地插進了雙腿之間的洞口,慢慢地開拓著窄狹的通道。
「我…不是叫你等等……」
還沒說完餘下的話就已被欺身而來的親吻堵住,清澀卻貪婪地發動攻勢的舌尖纏繞著冰室的舌頭,馬卡龍的香甜淹沒味覺,交融的唾沫從嘴角流竄到脖頸。
「啊啦啦~小哥哥好美味的樣子,而且你也一樣餓了吧?小雞雞都已經站起來了喔。」穿著水藍制服的敦將冰室的褲子拉下來,內褲已經被撐起了鼓鼓的小帳篷,他一邊似有若無地用膝蓋摩擦冰室的分身,一邊把同樣得天獨厚的大手伸進上衣的胸前。
「嗯啊啊……不………不行…你們……給我差不多一點……」
被前後夾攻侍候的冰室辰也不禁震顫地弓起了背,咬緊牙關的嘴裡吐出難耐的喘息,姣美的臉龐滴下熾熱的汗水。現在的自己就彷如放在盤子上散發誘人香味的精美甜點般,被兩個小孩子不分輕重地搶吃分食。
頑強的自尊不容許自己作出羞恥的求饒,但現實卻是他已經被這兩個巨人弄得慾火焚身無法自持,連反抗的雙手也在不知不覺間拽住了對方的背,留下衣服被使勁拉扯的皺褶。
「室仔裡面熱呼呼地吸住我喔~變得黏稠稠的了…好捧呢。」
背後的雄偉身軀似是不滿自己被冷待而將手指插得更深,有一下沒一下地刻意按壓著敏感點,宣示主權似的張大嘴巴在肩膀與鎖骨種下一顆又一顆鮮紅的草莓,另一只手亦撫上冰室的嘴唇,湊上前作柔情的親吻。
「可小哥哥的美味棒還是好餓的樣子喔…啊啦啦硬硬的還蹭著我呢。」
水藍色制服的敦似是擁有心靈感應般,掀起冰室上衣含住白晢的胸前挺立的兩點紅蕊,時而啃咬時而吸吮。雙手並用地將他的內褲扯下來包裹著高高翹起的分身快速上下套弄,搔刮著變得濕潤的前端,彷彿在跟另一個自己比拼著技巧。
「嗯啊啊……不要……已經……不行……」
冰室渾身上下都被點燃了火焰似的滾燙,一邊被親吻另一邊胸前又遭噬咬揉搓,後庭被修長的手指進攻敏感點同時分身亦被相同的大手摩擦刺激,整個人都因為多重感官衝擊而變得奇怪起來,腦袋一片空白完全無法思考地被身體的本能操縱,瞬間就被那一波波的刺激帶動到了高潮。
手指被噴射而出的白濁濺污,水藍制服的紫原敦先是露出驚訝的表情,然後就宛如發現了新玩意的小孩子般興奮地問道。

「小哥哥~感覺如何?」
冰室辰也哭笑不得,這種情況下竟然還敢訪問自己,果真是敦一貫的天真殘酷。
「室仔可是因為我才高潮的喔,你別這麼得意了。」
背後的敦同樣繼續著這小孩子式的吵架,然後討好般輕咬了咬冰室的淚痣。
「室仔快點說~該怎麼獎勵我啊。」
「誒…吶~小哥哥我也要獎勵可以麼?」
當冰室的臉龐還紅潮未褪,意亂情迷正沉淪在剛才的餘燼中久久無法平息粗喘的時候,兩個把他夾在中間的大傢伙卻已開始欲求不滿地追討更多甜頭。
「嗚……夠了已經!敦,住手……」
他感覺到紫原埋在身體裡的手指拔了出來,取而代之的是股間扺著更滾燙碩大的東西;與此同時揉搓著分身的手停止了動作,變成被更靈活溫熱的東西舔舐。
咬緊牙關也無法控制地呻吟出聲,眼角下的痣被止不住的淚水浸得濕漉漉一片。
「但是小哥哥的樣子明顯就是在說還不夠嘛…吶,太可愛了真讓人忍不住想捉弄喔。」
「室仔別生氣,和那小傢伙不一樣,我現在就好好的讓你舒服呢~」
「到底是誰能夠讓他舒服舒服還不知道喔。」
兩位紫原敦一邊在冰室耳畔用慵懶而軟膩的聲線開始了永無休止的爭辯,同時又富有默契似的在被窩裡開始了激列的肉體爭奪戰。
身後的紫原敦灼熱而巨大的硬物一口氣就頂到通道的深處,事前被細心擴張的洞穴毫無阻礙的就能夠全數進入,埋在冰室體內的性器蠢蠢欲動地誇示著自身無比強烈的存在感,溫暖而濕潤的內壁將分身緊緊地吸附住,只需稍稍一動便能感覺到眼前人的身體在因興奮而顫慄,然後腰肢在不知不覺間就配合抽送的節奏而扭動。
同一時間水藍制服的另一個紫原敦亦已彎下腰張嘴含住了冰室的性器,輕輕用舌頭在根部打著圈,然後用力瞧著前端吮吸了一口,發出叫人雞皮疙瘩的水聲。雙手不安分地搓揉著再次腫脹的雙玉,口腔內已發洩過一次的慾望亦沒法自控地再次挺立,前端滲出的蜜液連同唾沬緩慢流溢滴落,將制服的前襟染色。
比剛才更強烈的攻勢正衝擊著冰室辰也的理智極限,在分身被敦用嘴巴侍候的同時後穴又被另一個敦猛烈撞擊,埋在體內的滾燙巨物不斷加快抽插的速度與方向,敏感點被粗暴的反覆輾壓令他不由得抬頭放聲高叫起來;同時前方吞沒於嘴巴中的分身被舔舐噬咬與用力揉弄,充滿香甜味道的舌尖挑逗般的在頂端小穴來回摩擦,醉生夢死的興奮刺激得他眼前金星直冒,埋在柔軟枕頭下的腦袋正隨著抽插的幅度不停亂晃,淚水凝滿眼框流淌於通紅火熱的臉頰後,再掉落雪白的床單上。
灼燙的吐息將白晢的皮膚染上一層瑰麗粉紅,肉體激烈碰撞下汗水和體溫亦隨著動作交融於彼此之間,三個人於被窩裡的共同作業令床舖以快散架般的恐怖頻率在吱呀晃動,空氣中只餘下充滿情慾的呻吟與喘息。
「室仔變得熱騰騰濕淋淋的啦……這樣子咬緊牙關哭著卻不求饒的室仔,明明害羞得說不出口但又渴望被抽插的室仔,真的好美味喔~」
背後的紫原敦一邊露出柔情溫純的微笑吐出甜蜜的話語,身下的攻勢卻愈發加速更用力地挺進到體內的最深處,刻意刨頂著叫人發狂的高潮點。
「小哥哥的美味棒也和我的緊貼在一起吧…啊啦啦~這樣子會覺得舒服嗎?小哥哥在哭喔不要緊嗎…」
身前的紫原敦水藍制服已被拉扯脫下,臉龐露出幼稚的微笑輕輕舔走冰室眼角的淚痕,長著厚繭的粗糙大手卻將自己和冰室的分身一拼包裹住上下套弄。
呼吸到的是滿溢於胸的香甜氣味。
七彩繽紛,欲罷不能,宛如馬卡龍又脆又軟的漂亮魔法。

「好喜歡,好喜歡…室仔的美味可口…只能夠讓我一個人獨享吶~」

啊啊……冰室如此想著。
如果紫原敦是夾在前後兩端的,紫色的小圓餅的話。
現在的自己就是被吞沒在那兩塊小圓餅中快要融化的糖漿了吧。
這麼比喻著自己的冰室辰也一邊無奈地揚起嘴角,一邊讓迎來高潮的身體震顫地噴灑出熾熱的濁液。同一時間,埋在體內的巨大與一同抽動著的挺立亦達到了情熱的最高點,將慾望盡數釋放於股間和指縫裡。


「紫原冰室出來吃火鍋了阿魯~~!」

當冰室辰也再次瞪開眼睛之時,耳邊聽到的已經是老媽般的劉當家在叫他們起床吃飯的叫喊。
抬手抹了一把臉頰與額角的汗珠,全身都鋪上了薄薄的汗水滿嘔心的,似乎是暖氣開太強了……冰室從被窩裡坐起來,嘴巴又乾又涸喉嚨如若火燒。
摸摸身上,衣服還在好端端的。
再四下張望,身邊同樣被劉偉喊醒的紫原敦正揉著眼睛不滿地呢喃,而且只有他一個人。

果然,是夢麼………
竟然會做這樣的夢,自己絕對是哪裡不對勁……

「誒…啊啦啦?我在室仔床上睡著了呢…剛才明明還吃著東西看手機的,不知不覺就睡著了喔。」
紫原敦打開被褥,可憐色彩斑斕的馬卡龍已在睡眠途中被打翻四散,在雪白的床單上就像彩虹一樣。
一邊小心奕奕地收拾著甜點,紫原敦倏地察覺到冰室辰也的異樣,湊上前歪了歪頭露出無辜的天真笑容,孩子氣地問道。
「室仔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

空氣中噴吐而出的香甜氣味,與夢境一模一樣。
不可思議的,馬卡龍的魔法。
平日的撲克臉消失不見,冰室辰也一反常態地臉龐刷的一聲漲得通紅,視線心虛似的瞬間移開。

「室仔這是怎麼了?好奇怪喔。」
「別…別管我……」
「難道是做了什麼惡夢?」
「才沒有!!都是敦你在床上吃馬卡龍的錯!!」


fin。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starmoonling.blog126.fc2.com/tb.php/587-6d641d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