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黑籃/紫冰)紫原敦和冰室辰也的交換日記 05



完結
R18描述有請注意



5.
陽泉籃球部的監督荒木雅子小姐,現正在眉頭深鎖,雙手抱胸地重重嘆了口氣。無論是五官或是氣質都絕對能稱得上是美人的她,為何露出這副煩悶的表情?
說真的,她最近真的很苦惱很苦惱很苦惱,臉上的皺紋都因此加深了幾分。

…明明已經出動了荒木雅子流的必殺技,那兩個笨蛋雙皇牌的心病不但沒有轉好反而變得愈發嚴重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交換日記補元計劃開始後最初也頗有成效,感覺到他們之間的隔閡漸漸消失了變回原本的模樣,甚至比本來的關係更加好,這的確是令人值得高興的事…但最近卻不知怎的,二人又陷入了僵局,而且分歧似乎比之前更嚴重。
難道是交換日記的過程中他們挖掘了許多不為人知的東西?
還是因為感受到了對方的真面目和缺點,所以心底的芥蒂加深了?
不管怎麼樣,情況都叫人擔憂。
想到這出胡鬧方法的人是自己,如果到最後他們反而因此搞垮需要拆夥了,她這個籃球部監督絕對會懊悔不已的。所以職員會議一結束之後,她便立即收拾行裝,隨即出發──往籃球館的方向走去。

「福井……就不能進去看他們的決戰嗎?我們在這件事中也算是有直接關係的人吧?日記也已經看過了,秘密也都知道了,還需要躲在體育館外的草叢偷窺麼阿魯…」當親眼確認男主角紫原敦已經進了體育館後,劉偉和福井兩個人就用著一前一後的姿勢蹲在高及肩膀的草叢裡遠遠掩護,每當劉偉俯視到埋在自己身前的金黃色小腦袋在亂晃就覺得臉都要變熱了。
「呃…因為這可不是一般的戰場啊……」
「有什麼特別嗎阿魯?他們應該最多就打一大架,然後又摟在一起親親的程度吧?」
「才不是呢……如果是這種程度的話留在體育館監視也無妨,但恐怕沒這麼單純吧……總之……就是啦!!他們之間的打架可不是我們能圍觀的……」
福井的耳朵根紅透了,語氣也一反常態地跟平日完全不同,結結巴巴的…有古怪阿魯!難道是他看到的交換日記又已經多了不該是健全男生看的內容嗎阿魯!
不過這樣的福井超可愛的,雖然有點抱歉,可劉偉就是忍不住想逗他。
「咦…日記裡有什麼新內容啦?是不是比之前的衝擊波更強大的物理攻擊阿魯?我要知道啦我要知道告訴我嘛福井健介好前輩!」
果然這麼一問,福井立即炸毛似的用手掩住劉偉的嘴巴。
「給我放聰明一點!……這些內容…在日本是只有前輩能看的東西,對你們後輩可是禁止的,也絕對不會讓你知道。」
誒…又來了嗎,福井前輩的日本文化終極誤導。
可一想到再多幾個月後就聽不到他的胡扯,劉偉就一番滋味在心頭。
「…怎麼了?突然一聲不哼?」
「我在想,如果荒木監督也讓我和福井前輩你一起寫交換日記就好了阿魯。」
福井眨了眨瞪大的眼睛,似乎完全聽不懂他的說話有什麼意義。
劉偉卻倏地突然捂著福井的頭彎下腰去,讓草叢完全蓋過他們的身體。一陣青草氣味撲面而來,福井用怒氣沖沖的眼神詢問到底怎麼了,但在看到體育館前那個人的身影的瞬間,呆若木雞的他在心裡唸起了一句「阿門」。

紫原,冰室,前輩對不起你們啊…


荒木雅子一打開籃球館的大門,就感覺到了不對勁。
現在天色還沒黑,時間也不過是下午五時,籃球部的訓練應該還沒結束,可體育館裡卻空蕩蕩的一個人也沒有,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揚出常伴身邊的心愛竹刀架在肩膀,怒火中燒的荒木雅子大概也已經猜到原因──必定是有人為了偷懶而讓隊員們提早解散了吧?反正監督剛好不在嘛。
「……到底是哪個臭小鬼這麼大的膽子敢擅自結束練習,看老娘的竹刀不斬死他!!」荒木雅子面對著空無一人的體育館怒吼,竹刀招招有勁地空揮,彷彿見到眼前有人就會立即動手的架勢,讓躲在窗外窺視的劉偉和福井冒出一身冷汗。
「……永別了,劉…我死了就請把我的骨灰──」
「別說這種不吉利的話阿魯!!只要監督發洩過怒氣不走進部室的話…我們的陣亡也還有意義的阿魯……」
正當荒木雅子耍完了劍術嘆了一口氣,然後打算步出去找尋真凶狠毆一頓的時候,他們也放下心頭大石,總算是渡過了危險。
只要監督沒發現部室裡還有人的話──

──砰砰!!

空氣在那瞬間被凍結了。
在場的三個人立即屏住了氣息…倒抽了口冷氣。
空曠的體育館又回復了片刻安靜。
然而…

砰!
微弱的擊撞聲音,在空氣中爆炸,傳進耳中。
本來想走出去的腳步停住了,並轉移了方向,猶如修羅的行進曲,一步一步邁向著發出聲音的目標。

完蛋了。
在看到荒木雅子回頭向部室走去的一剎那,劉和福井都不自覺地掩住了眼睛。
然後向上天祈禱。

用力地將部室的門打開,憤怒達到臨界點的荒木雅子發現部室裡的人還沒有發現自己已經進來了的事實,更加握緊了竹刀。
再低頭看了看置在大門旁的垃圾桶,裡面除了垃圾還有一本相當眼熟的東西…熟悉的筆跡與名字,這明明是她給雙皇牌用以促進默契和解開心結的紫原敦和冰室辰也的交換日記,現在卻如破抹布般被無情地丟進了垃圾桶。
她拾起了本子,腦袋冒出怒氣衝天的白煙,竹刀在手裡發出慘叫的啪吱聲音。
她已經知道裡面的人是誰了。
能幹這麼任性的事的人也只有他們了吧。
臭小子敢小看老娘絕對要宰了你們!!
然而一櫃之隔的裡面,他們仍沒有發現監督的到來,砰砰的拳打腳踢依舊不絕,似乎是外界所有的動靜都無法影響此刻的終極一戰。

「…好痛啊,就算你動手毆我,我也不會讓步喔~」
紫原慵懶而軟膩的聲音清晰可聞,本來想闖進去制止及教訓他們的荒木監督立即又止住了腳步,現在這可是難得的機會讓他倆單獨將誤會和不滿全發洩出來,經驗告訴她除非鬧大了否則絕不好作出干涉…如果只是這種程度就能讓他們和好…那她倒可以瞪一只眼閉一只眼將制裁由「狠毆」減刑至「狠罵」吧。
就這麼決定了,她安靜地將身影隱沒於角落。
靜觀其變。

「別開玩笑了!我也不會答應你的要求!」
另一把反抗的聲音果然是未來的陽泉隊長冰室辰也,而且他一反平日待人冷靜泰然的印象,聲線少見的紊亂且無法控制情緒般的叫喊不絕於耳。
「室仔真的好煩啊,既然一切都搞明白了還有什麼是不行的啊?到底哪裡有問題了…室仔只會說不行卻從不告訴我為什麼,果然超~級麻煩。」
「超級麻煩就別理我了。」
「誒,不行!」
「為什麼不行?敦…我們都是男人喔,你知道嗎?」
「知道啊,那又怎麼了?」
「一旦被其他人發現的話,你覺得在別人眼中兩個男人都沒有問題麼?」
「……我不知道其他人會怎麼想,也完全沒興趣想知道,他們的感覺我都不在乎。」紫原的聲音壓低了,似乎他也變得認真起來,巨大的手掌突然敲打著儲物櫃發出啪咚的刺耳聲響,即使看不見但也猜到冰室現在可能被壓迫得困在角落了。
「我只在乎室仔你想什麼,你對我的感覺,僅此而已。」
「誰不滿意的話我就碾碎他,反正都這麼小只全捏爆就行了。」
「等等……如果被監督知道了的話你也這麼做嗎?不可能吧?」
「哦…對喔……小雅子好凶呢。」
荒木雅子心倏地慌了慌,但聽到紫原的反應後又不禁氣得咬牙切齒。
「但即使是小雅子反對都沒用喔,任何人都阻止不了我的決定。」
「……那我呢?」
「嗯?」
「你有想過我的感受嗎?還是說……搞不好你只是在耍我?這根本…是不可能的啊。」
「我為什麼要耍你啊,室仔就這麼不願相信我嗎?」
「因為……」冰室結結巴巴半天都說不上話,最後才又壓低了聲音「因為敦很帥啊,而且籃球方面又是天才。」
紫原一時語塞。
「總覺得要是在一起的話,我絕對會妒嫉敦的…也會變得更妒嫉走在敦身邊的人,會蠻不講理地對你索求更多更多,會變得比現在的我更麻煩亦說不定。」
「原來室仔你也有覺得自己很麻煩的這種自覺喔?」
紫原的聲音明顯地軟化下來,冰室也倏地支吾其辭。

「…因為我經常一整天都注視著敦,你一定覺得我很嘔心吧。」
「完全沒有喔,我知道室仔有一直看著我啦,因為我也有看著你吶~」
「還有…明明是我倚仗你的籃球才能,卻又總是忍不住妒嫉;明明只是我喜歡打籃球而已,卻總是拉著為難的你使勁地1on1…在你眼中的我一定是個煩人又討厭的籃球笨蛋吧……應該是這樣才對的。」
「嗯,室仔這一點是很煩啦。不過我現在是覺得看著這樣的你也變得有趣起來了,跟室仔一起打籃球的話感覺也不怎麼討厭啦,妒嫉的話~這種事情多了去了,我根本不會在意這些小事。」
「對敦來說也許是無關痛癢的小事…可我卻很介意啊。」
「介意什麼?」
「如果我買零食給你的動機並不單純呢?我只是想用零食甜點來收買你的話,你也覺得沒問題嗎?」
「誒……可是室仔真的很厲害嘛,每次買回來的都是我最喜歡的零食,美味棒也能猜中我愛的口味,而且總是買到最新款的期間限定特別版,這些真的都只是為了收買我湊巧買到?」
「呃……這個……」
「雖然我的格言是『零食就是正義』,可要用零食騙我可沒那麼容易喔~」
室內陷入短暫的沉默,良久後冰室忽然嘆了口氣。
「我是個滿腦子只想著打籃球的人喔?會整天給你麻煩要你和我打球,為達目的不擇手段。要你幫忙惡補數理,又不時去跟人幹架群毆。身邊總有人給我遞情書尖叫,遇上大我喊一聲兄長就毫無辦法…既會獨佔著你又會妒嫉。」
「而且還是個一點都不可愛又高大的男人。」
「騙人,室仔明明很可愛。」
冰室的聲音瞬間禁不住笑意。
「哪裡可愛了?」
「哪裡都可愛。」
剛才驚天動地的砰砰巨響已然消失不見,彷如高山的天氣般下秒立即就變得陽光明媚。紫原似乎是把冰室緊緊地抱住了,聲線變得悶悶的。
卻無比溫柔。
「在我的眼中,室仔是全世界最可愛的人。」
「你的麻煩、妒嫉、不擇手段、籃球宅、數理苦手、百人斬、弟弟控、獨佔慾……這一切一切都是構成你的一部分,我都覺得好可愛。」
「……敦。」

躲藏在暗處的荒木雅子忽地覺得不對盤。
他們的對話…怎麼…好像愈來愈奇怪……
明明沒開空調卻一陣惡寒,身上都起了雞皮疙瘩。
等等等等等等等等!!難道…難道就因為這本交換日記,令他們…變成了那種關係嗎?!
荒木雅子凝視著手上的厚皮本子瞪大雙眼發怔。

但正所謂「好戲在後頭」,更意想不到的事在等待著她。

「嗯……敦…」
「啊…哈……室仔的臉紅紅的好想吃喔。」
「等等敦…你在摸哪裡…不行……這裡是部室。」
「可是我已經等不及了,我餓了嘛!小雞雞好痛喔…」
接著便是衣服被拉扯與脫落的細碎聲響,以及令人臉紅心跳的親吻水聲。
間隔愈發繁密,氣溫逐漸升高,充滿慾火的喘息聲開始肆無忌憚地透徹空氣,傳到耳畔。
「有人來的話……怎麼辦…啊哈…!」
「放心吧,福仔已經把所有人都趕走了喔,體育館已經空無一人了…倒是室仔放鬆點,裡面好緊呢。」
「怎麼放鬆……啊啊哈!!這裡!別碰!啊……啊嗚…」
「可是室仔的表情變得超可愛了…這裡舒服嗎?我再用力點~」
「別…不要!啊啊!敦…」

手裡的竹刀似乎不勝負荷應聲折斷。

「室仔的也好可愛啊,震顫著的流出稠稠的東西了…」
「啊哈…啊……別舔這裡…我不行了…」
「這麼快就要射了嗎?可是我還沒進去呢室仔忍著點喔~」
「明明…是你一直按著這裡…又揉那裡…還舔…啊──」
「是是是的,我馬上進來啦室仔的一直吸著我呢…裡面好熱…」

流出什麼東西?按著哪裡?揉舔哪裡……進去哪裡啊?!
拿著交換日記的手在強烈地顫抖,上面的名字卻異常清晰。

接著一櫃之隔的後方就倏地響起了富有規律的砰砰聲響,及更震耳欲聾的呻吟急喘…進出、進出、如此地不斷重複,肉體碰撞與交纏原來也能發出如此難以言喻的聲音,安靜的空氣將音波迅速地傳達到耳朵深處。

「終於能夠進去了……室仔緊緊的熱熱的…好舒服…」
「哈啊…哈啊…別…太快了…啊啊啊嗯嗯!」
「室仔這樣叫喊著最可愛了。」
「啊…我才不會…輸給你……」

默默把部室的門關上。
荒木雅子站在原地思索了許久,才轉身離開體育館步到長及膝蓋的草叢邊,把手上的充滿零食碎屑的紫原敦和冰室辰也的交換日記,長埋在泥土中。
然後抬頭就跟藏在這裡的福井和劉偉眼神相交。
腦內最後一根理智的血管瞬間爆裂。

「等…等等……監督有話好說……」
「我…我們也不知道事情會變成這樣的阿魯……君子動口不動手阿魯!!」
「救…救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今天的陽泉高校籃球部,還是如此熱鬧。


FIN。
因為各種各樣的事…這篇實在拖得太久了orz
說好的明明是上年的生日賀文整整拖了半年……請雅子監督也一起用竹刀毆死我吧…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starmoonling.blog126.fc2.com/tb.php/589-45421851